Getting to know birth trees in Finland 

Birth trees (koivu in Finnish) are everywhere in Finland. It’s so common that the birth elements are widely used in Finnish design.

Today I got to know two different kinds of birth tree : silver birth (Raudoskoivu) and downy birth (Heiskoivu).

you can tell whetger it is silver birth by its leaf

can you tell the difference?

it’s often a but rugged so a lot of black patterns are showed

我的藍莓派

前兩天去家裡旁邊的森林小徑散步,深深受到滿山滿谷滿農田中藍莓、紅醋栗、黑醋栗等野莓/莓果的感動,所以跟朋友相約出外採集,一個小時後心滿意足採了一小桶回家。

因為莓子不能天長地久的放,連在冰箱也不行(如果是冷凍庫就可以放到一年兩年,但我比較希望可以吃新鮮的),所以上網用芬蘭文’mustikkapiirakka’ 查,畢竟芬蘭人每年都採藍莓,日積月累的經驗累積,應該他們的藍莓派食譜比較靠譜。昨天試做,真的非常好吃,推薦給大家。

這份藍莓派食譜是來自芬蘭料理網kotikokki。

食材

一、派皮:

  • 150g 奶油
  • 1.5 dl 糖
  • 1 顆蛋
  • 3 dl 麵粉
  • 1 tl 香草糖
  • 1 tl baking powder
  • 400g 藍莓與紅醋栗(食譜上只用藍莓,但是因為我還有一點紅醋栗,所以一起加進去)

二、甜甜脆脆的crust

  • 100g 奶油
  • 1 dl  糖
  • 2 dl 麵粉

作法

  1. 先做派皮。把軟軟的奶油(把它放室溫或是用微波爐)跟糖混合均勻。加入除了莓子以外的材料,把派皮麵團揉合均勻。
  2. 把派皮麵團放在大的派盤盤底(我的派盤直徑約26公分),慢慢壓、慢慢鋪,記得鋪不只是底部而已,而是要讓派皮的麵團也cover到派盤的周邊,高度約1-1.5公分 (參考下圖)。
  3. 把洗過的藍莓跟紅醋栗瀝乾,倒入派皮的鋪好的派盤上,均勻鋪好。
  4. 這時候做甜甜脆脆的crust,就把麵粉跟糖倒入融化的奶油,攪一攪,鋪在藍莓跟紅醋栗上面。
  5. 烤箱預熱200度,烤約30分鐘。
  6. 出爐之後可以直接吃,或是配香草冰淇淋、香草奶霜(請見上面的圖)等。

阿基師家常菜 – 蕃茄蛋炒飯

每次肚子餓了,想直覺反應想吃蕃茄蛋炒飯。上次看美食鳳味炒蕃茄蛋炒飯,驚覺超好吃,所以這次特別寫下來讓下次可以參考。我認為煎蛋皮放置在炒飯上面有點遮掩了炒飯的美味,所以就直接做炒飯,沒有step by step從頭到尾跟阿基師的食譜。

這份食譜是參考美食鳳味帶有湯汁的蕃茄蛋炒飯食譜

食材:

  • 蛋兩顆
  • 蕃茄一顆
  • 隔夜的白飯一碗(把飯切一切要不然結塊)
  • 洋蔥半顆 (或是蔥花)
  • 番茄醬三大匙
  • 香油
  • (薑末一匙)

作法:

  1. 番茄蒂頭切掉、橫切成片不斷刀、在切直刀不斷刀,然後切小丁
  2. 兩顆雞蛋打勻備用
  3. 熱鍋,倒入1大匙沙拉油,下番茄炒香
  4. 等到香味差不多出來,下2匙蕃茄醬,稍微拌炒
  5. 關小火,下蛋液,拌一拌用鍋子的餘熱讓他有滑蛋的感覺,把番茄滑蛋暫時放在碗裡
  6. 下鄉由、下洋蔥
  7. 加入白飯拌炒,放一點鹽巴,加入蕃茄蛋炒勻、加一點黑胡椒趁熱吃啦~

自製蕃茄蛋炒飯

55個原住民鄉是哪些?有多大?

原住民族16族分佈-5.2016

大家都很熟悉的原住民族分布圖,但是這個分佈圖是怎麼來的呢?(source: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這個常見的分佈圖,是從原住民族的山地以及平地的鄉鎮區加總起來得來的。

三十個山地鄉包括:台北縣烏來鄉、桃園縣復興鄉、新竹縣尖石鄉、五峰鄉、苗栗縣泰安鄉、台中縣和平鄉、南投縣信義鄉、仁愛鄉、嘉義縣阿里山鄉、高雄縣桃源鄉、三民鄉、茂林鄉、屏東縣三地門鄉、瑪家鄉、霧台鄉、牡丹鄉、來義鄉、泰武鄉、春日鄉、獅子鄉、台東縣達仁鄉、金峰鄉、延平鄉、海端鄉、蘭嶼鄉、花蓮縣卓溪鄉、秀林鄉、萬榮鄉、宜蘭縣大同鄉、南澳鄉。

二十五個平地原住民鄉(鎮、市)包括:新竹縣關西鎮、苗栗縣南庄鄉、獅潭鄉、南投縣魚池鄉、屏東縣滿洲鄉、花蓮縣花蓮市、光復鄉、瑞穗鄉、豐濱鄉、吉安鄉、壽豐鄉、鳳林鎮、玉里鎮、新城鄉、富里鄉、台東縣台東市、成功鎮、關山鎮、大武鄉、太麻里鄉、卑南鄉、東河鄉、長濱鄉、鹿野鄉、池上鄉。

source: 行政院九十一年四月十六日院台疆字第0九一00一七三00號函頒定「原住民地區」

山地平地分布_台灣

聖誕樹的深綠色為山地鄉,草綠色是平地鄉(source: 台灣地區原住民保留地問題初探  林秋錦

30個山地鄉的總面積是15814 平方公里,佔台灣全區36,000平方公里的43.93% (see 台灣大百科全書:山地鄉)。平地原住民鄉鎮的資料,我從內政部統計月報 1.7 鄉鎮市區人口統計的2016年資料那邊加總,感謝試算表幫忙加,總面積如右下角所示:3409.6761平方公里。所以30個山地鄉以及25個平地鄉所佔台灣全區面積,是(15814+3409.7)/ 36000 約 0.53。

換句話說,台灣原住民族區域佔台灣全區面積的百分之53。

原住民平地鄉面積加總

網路上完全找不到平地鄉面積加總的資料,所以只好老娘自己一筆一筆加…

600頁的社會健康改革草案 原住民族語服務僅被帶過

來源:芬蘭國家廣播電台YLE新聞, 4/7/2016 “600 sivua sotea, saamelaisista muutama maininta” 「600頁的社會健康改革,薩米族人只被輕描淡寫提到」

29.6.2016 hallituksen sote info Petteri orpo Juha rehula anu vehviläinen

芬蘭中央政府透露了社會與健康改革的草案進度(29.6.2016)

上週芬蘭中央政府公布社會與健康(註:類似台灣衛福部的社福與醫療)改革草案,薩米語的服務只被輕描淡寫提到。除了社會與健康改革草案,也有其他的新法會一起制定,包括省政府法、社會福利與健康組織法、實施法以及省份的預算法。

拉普蘭省得負責統籌規劃全國薩米族語的服務

草案指出,拉普蘭省負責原住民族語的服務規劃。雖然超過半數的薩米原住民族住在原鄉以外的區域。草案也規定地方政府的職權,也就是在雙語(註:芬蘭語以及薩米語)的省份,較少人使用的那個語言有權利設置委員會來解釋、評估與定義該省份的少數語言服務,以及監控服務的品質以及普及程度。薩米原鄉在這個規定下,也得以設置委員會。

薩米議會得以指派三分之一的人選

薩米族語委員會的委員可以由薩米義會指派,至少三個人中間有一人會是薩米議會選的。

Sámediggi 2016–2019

薩米議會2016-2019的議員們

 

小型住宿式機構:對照芬蘭經驗

在參加台灣有關長照的研討會討論,常常會看到小型住宿式的機構代表,他們非常憂慮長照法通過,會讓他們面臨存亡的危機。到底什麼是小型住宿式機構呢?

小型住宿式機構應該就是在台灣的都市裡常見的所謂「老人養護機構」;小型,是指收容5~50人。他不需要立案成為財團法人,但是也不享有對外募捐、接受補助跟租稅減免(source 老人福利法)。這種機構通常是給需要密集照顧的老人,因為他們中重度失能的狀況需要器材機構的支援,比如說私立大坪林養護中心所敘述的收案標準(source 私立大坪林養護中心):

  • 1.慢性病需護理照顧者.
  • 2.日常生活無法自理者.
  • 3.三管病患.(氣切.鼻胃管.尿管).
  • 4.癌症末期.(可與安寧病房合作)
  • 5.失智老人.需無暴力行為.
  • 6.植物人.癱瘓或長期臥床.
  • 7.經臨床評估通過者.且無傳染病或精神疾病

台灣現存的機構式照顧,以這種小型養護式的最多,佔養護機構總數的九成(政大碩論佳男)。但是在原鄉很難看到這種好像在都市很常見的小型住宿式–至少在烏來區沒有、復興區沒有、大同鄉那邊也沒有。台灣目前有925家的私立小型住宿式機構,截至2015年提供三萬六千個床位。社團法人台灣長期照顧發展協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崔麟祥指出,小型住宿式機構對提供社區化的老人照護,實在很有貢獻。尤其是支援那些有失智症老人的家庭,因為把失智症患者送到小型住宿式機構,可以減輕照顧者的負擔。他認為小型住宿式機構的存在,長照社區資源會成長、而且照顧者(在台灣通常是指informal care範疇,像家屬親友)跟被照顧者的權益會得到維護(source: 蘋果即時論壇:社區長照為何越來越嚴峻)。崔先生會寫這篇文章,多半是跟長照法通過,給小型住宿式機構帶來的風暴有關。

2015年通過、2017實施的長照法要求,全部的住宿式機構都必須要「法人化」。這樣的法人化,可能會促使很多小型機構倒閉(source 小型長照機構存亡 公聽會交流 2016/03/01),原因是法規 one-size-fit-all 的規定,尤其是22條和62條,針對住宿式長照機構必須法人化的規定,會使得中小型機構難以維繫(source PTS 2016.02.26 住宿式長照機構法人化 民間:有困難):

現行法規,老人福利機構設立標準,長期照護型機構樓地板面積,按收容老人人數計算,平均每人應有十六點五平方公尺以上,每間寢室最多設6床,必須設殘障廁所;但有許多在市區的機構建築格局卻無法更改,將造成都會區可能沒有小型機構存在,必須要前往郊區才有可能(source 小型長照機構存亡 公聽會交流 2016/03/01

長照法通過,對機構的影響在於機構設置,在通過前「機構住宿式:由財團法人或私人設立」,但是在通過後,「‧長照財團法人或長照社團法人設置  ‧五年內完成改制或換發」(source 衛福部長照政策專區

elderly people in Finland-stat

芬蘭的機構式長照

芬蘭的地方政府在機構式長照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九成以上的機構式長照是公家的。換句話說,芬蘭的長照制度是以政府提供的正式人力所支撐的服務為大宗。只有約15%的65歲以上老人依賴非正式人力(比如說親友)的照料。照顧者方面,75%為女性;39%的照顧者自己是65歲以上;43%的照顧者是老人家的另一半。

芬蘭長照強調在家養老,但是銅板的另一面就代表著機構照顧的不足。比如說老人家在芬蘭,如果要去機構住,是要等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才排的到位置。

在芬蘭遇見時尚的永續消費

需要彎腰才進得了的「半穴居」店面


不起眼的小店,有著不容忽視的大夢。

赫爾辛基市中心兩個設計師組織了一家星期二才會開小店,倡導大家衣服拒買粗製濫造或血汗工廠的,而是高品質在地商品用租的。

這家店的設計師跟老闆(source: Vaaterekki facebook)


她們不僅拿自己設計的衣服出來租、店裡其他的衣服也都是其他知名或不知名的芬蘭設計師設計跟芬蘭本地製造的衣服。只要付一點點的月費或是季費,就可以每個星期租兩件來穿。

不僅女裝有、男裝也ㄧ應俱全。更有首飾跟包包。(source: Vaaterekki facebook)


下次來赫爾辛基,不妨來看看吧。

記得這個小店,你可以靠不一樣的消費選擇轉動世界(source: Vaaterekki facebook)

芬蘭照顧者協會

芬蘭Mikkeli區的照顧者暨親友協會(Mikkelin seudun Omaishoitajat ja Läheiset ry) 以「如果你能用一個瞬間將心比心…」為題,希望跟社會大眾訴說這群照顧者以及被照顧者的親友們所身處的世界。

Kohtaamme päivittäin erilaisissa elämäntilanteissa olevia ihmisiä.

Osa heistä on omaishoitajia.

Tiedämmekö heidän tunteensa?

Huolet, surut, toiveet ja ilot.

Jos tietäisimme, toimisimmeko toisin?

Välittäisimmekö enemmän?

我們每天遇見在不同處境下活著的人

這些人當中,一部分人是照顧者

我們知道他們的感受嗎?

擔心、憂慮、希望與快樂

要是我們知道,我們有不一樣的作為?

要是我們知道,我們會不會在乎的多一點?

studio55-omaishoitaja

照顧者:像是奴隸一樣的處境–無止境的囚犯與獄卒 (source: Studio55)

“mieheni sai eilen aivohalvauksen… pelottaa”

“valvoin yön poikani epilepsiakohtausten takia…väsyttää”

“tämä optikkokäynti onnistui hienosti…”

“muistisairas tätini ei enää pysty hoitamaan asioitaan itse… ahdistaa”

“ukki oli tänään todella heikkona…tapasimmeko viimeistä kertaa?”

「我先生昨天腦中風發作…我好害怕」

「因為我兒子的癲癇發作、我昨晚整晚沒睡…我好累」

「這次找配鏡師一切很順利…」

「我阿姨的失憶症惡化,她再也沒辦法自己處理事情…我好痛心」

「爺爺今天好衰弱…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嗎?」

oulu-omaishoitaja

在芬蘭,43000個有拿薪水的照顧者中,五成是65歲以上,兩成五有另外在外面工作,最後兩成五則是失業或是請假在家照顧 (source: Oulu市照顧者聯盟)

“olinko itsekäs lähtiessäni kaupungille?…pärjääkö mieheni yksin kotona?”

“tyttäreni sairastui skitsofreniaan…miten selviydymme?”

“veljeni oli samanlaisessa onnettomuudessa”

“vaimoni vammautui vakavasti- uskaltaisinko pyytää töistä vapaata?”

“pystynkö lähtemään viikonloppuna auttamaan äitiäni?”

“tyttäremme oireille läytyi selitys…helpotus”

“mahtuukohan mieheni pyörätuoli tähän autoon?”

“tyttäreni on sairaudestaan huolimatta täydellinen”

「我到市區逛街會很自私嗎?…我老公他一個人在家沒問題嗎?」

「我女兒患了人格分裂症…我們日子怎麼過?」

「我弟弟也出了同樣的意外」

「我太太受傷的很嚴重–我敢向公司請假嗎?」

「我這個週末有辦法撐下去照顧我媽媽嗎?」

「我們女兒的症狀總算得到診斷…如釋重負」

「我先生的輪椅上得了這台車嗎?」

「我女兒除了生病以外,她非常完美」

minäkö omaishoitaja

芬蘭的照顧者聯盟所做的文宣,目的是揭露照顧者其實就在你我之中,照顧者的辛苦照顧處境非常艱困需要被認可 (source: Omaishoitaja INFO)

“onneksi jaksan vielä hoitaa miestäni”

「幸好我還有辦法繼續照顧我先生」

“tyttäreni näkökyky heikkenee sairauden myötä…huolestuttaa”

「我女兒視力因為疾病逐漸惡化…我好擔憂」

“äiti kotiutuu tänään sairaalasta…lääkärin mukaan hän ei kävele enää koskaan. Surettaa.”

「媽今天出院回家…醫生說她再也沒辦法走路了…我很難過」

“haluan pysyä vaimoni tukena anopin hoitamisessa”

「我希望支持我太太照顧丈母娘」

Me elämme erilaisissa elämäntilanteissa, mutta tarvitsemme toinen toisiamme.

Tunnista omaishoitaja!

Erilaisten omaihoitotilanteiden tunnistaminen ja puheeksi ottaminen on tärkeää, jotta omaishoitajat saisivat tietoa ja tukea elämäntilanteeseensa.

Me välitämme. Entä sinä?

我們活在不一樣的生命處境中,但是我們需要彼此。

肯認照護者的價值!

肯認各式各樣照護的價值以及用話語支持很重要,經由這個過程,照顧者的生命經驗才能獲得訊息以及支持。

我們在乎。你呢?

omaihoitaja-hands

照顧者沈重的每一天:「我到底可以撐到什麼時候?」(source: Studio55)

 

Doctoral students’ breakfast

At breakfast on Tuesday 21 June, join us to meet colleague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some world leaders in gerontology to share experiences and ideas on ageing research.

I joined the discussion at the table with professor O’Neill and three doctoral students. We covered a broad variety of topics concerning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 interdisciplinarity, reflexivity of aging and the embeddedness of aging studies.

Here are the take-away messages that I want to come back on to elaborate when I have more time (I am scribbling it down during Luigi Ferruci’s connecting the biology of aging and the aging phenotype):

  • Be aware that gerontology is vague and an increasingly blurring concept. In principle, gerontology refers to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old age and of the process of becoming old, whereas geriatrics is a subfield of biological/health gerontology that refers to a branch of medicine that deals with the problems and diseases of old age and aging people. More and more disciplines are joining and redefining it.
  • “Wittgenstein’s ladder” : we all start from one discipline with particular ways of making sense of the world. Embrace it and be flexible to bend a bit when doing multidiscipline work.
  • Although we usually start talking about aging with a particular problem in mind (dementia, pension bomb, etc), we should be extremely careful not to treat aging as a problem per se. Problems are constructed and we need to be very careful with it.
  • One should read as much as possible, especially outside one’s area. Learn about theories of aging and at the same time be extremely careful what kind of aging problem it has constructed, and whether it makes sense.
  • Geriatricians definitely see a lot of old people on a daily basis, but they mostly see people with disease and sickness. That shapes the way how they theorize and see the world of aging.
  • Make aging interesting. For example, ‘We are born as copies but die as originals”. The issue of aging is not outside of us, it is not a problem. Aging is highly embedded in our lives, it is part of our fabric. When the cardiologist closes his/her door, there is no problem of cardiology. However when we close the door, aging is living within us.

Onnibus 初體驗

芬蘭的幸運巴士(Onnibus)是2011年開始在芬蘭營運的客運,如果早點買票可以買到超划算的價格~~像是1歐的票呢!

「快速、便宜、值得信任」

 

我在出發前三天買票,買到了一張單程5歐的票!超幸運的!旅程本身是4歐、手續費1歐。溫馨提醒:幸運巴士的票既不能改、也不能退,在訂票的時候必須很謹慎。

高速公路旁的休息站真的是讓我等車避雨的好地方


巴士在出發後1小時45分鐘後發生了狀況,公車底盤的高度卡住、無法調整(air suspension system 出問題),卡在超低底盤的位置以致於無法繼續開⋯⋯因為會刮到高低不平的路面。

司機正打電話回去總部求救,要解決底盤的問題


司機臨危不亂的解決了底盤的問題,超穩重值得信賴。補充一下,司機先生的廣播都說用芬蘭文與英文雙語報告站牌與路況,不會芬蘭文也一點關係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