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的多元文化

來芬蘭念碩士第一年的時候,一直有人問芬蘭那麼單一文化種族的國家,來這邊念多元文化不是很奇怪。尤其是巴西或加拿大那種數代移民文化積累到簡直有腐植質出來的地方,為什麼到芬蘭這個貧瘠的地方。

這要解釋到移民與原住民在理論與實踐上的差異,下次再說。但是其實就多元文化來講,芬蘭沒有她形象上那麼同質、那麼「白」。芬蘭的國家形象文宣做的很有技巧,一打出芬蘭牌,大家自動被桑拿、sisu、平權、教育、設計所迷惑的眼花撩亂,其實這層文宣皮剝掉之後,今年建國百年的芬蘭出奇地多元。

今天做社區樂齡老人咖啡廳志工,70歲的志工瑪雅解釋為什麼她講俄文對社區很重要。在幾年前芬蘭人人懷念的社民黨總統Koivisto決定張開雙臂歡迎在史達林俄共統治下的芬蘭人民回歸祖國。這群芬蘭人,是講俄語的芬蘭人民,而且目前正是需要長照的一群人。

薩米原住民在芬蘭也是有很長的歷史,目前薩米在芬蘭透過薩米議會有行使有限的文化語言自決。講好聽是議會,但根本無實權,決策也沒有拘束力,有點想顧問性質。但因為芬蘭可能地廣人稀,薩米分佈又散,簡直就是眼不見 心不煩,沒看到薩米就當作沒問題。

Advertisements

丹麥文– 馬鈴薯發音法

IMG_8412哥本哈根宿舍學生餐廳的餐點,每天都不同菜色:咖哩、炒麵、肉丸、西班牙甜椒冷湯、豆子湯等等。每次都有一大塊麵包提供給大家。

講到麵包,丹麥文是 brød. 它的發音用很多喉嚨的聲音,簡直就跟泰雅語的一(qutux)一樣。丹麥文發音很詭異,不僅是同樣是講北日耳曼語系的挪威瑞典語的人這麼認為(看講瑞典語的芬蘭人 André Wickström分享,大概在6:55的地方),丹麥人有時候自己都不太清楚 (看 Danish language)。

how to prounce any danish word

丹麥文學習— 如何發音圖解! (source: Københavns Sprogcenter)

在丹麥待很久的英國朋友看我想要發 brød 的音,但是很卡,就傳授我秘訣:先想英文的 broad,然後把o改唸成ø(就是芬蘭文的 ö 的發音),把 a 改念像是蘇格蘭發音圓圓的,最後d不是strong d,而是soft d. 就這樣 voilà!! 這就是丹麥文 brød 。

 

Doctoral students’ breakfast

At breakfast on Tuesday 21 June, join us to meet colleague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some world leaders in gerontology to share experiences and ideas on ageing research.

I joined the discussion at the table with professor O’Neill and three doctoral students. We covered a broad variety of topics concerning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 interdisciplinarity, reflexivity of aging and the embeddedness of aging studies.

Here are the take-away messages that I want to come back on to elaborate when I have more time (I am scribbling it down during Luigi Ferruci’s connecting the biology of aging and the aging phenotype):

  • Be aware that gerontology is vague and an increasingly blurring concept. In principle, gerontology refers to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old age and of the process of becoming old, whereas geriatrics is a subfield of biological/health gerontology that refers to a branch of medicine that deals with the problems and diseases of old age and aging people. More and more disciplines are joining and redefining it.
  • “Wittgenstein’s ladder” : we all start from one discipline with particular ways of making sense of the world. Embrace it and be flexible to bend a bit when doing multidiscipline work.
  • Although we usually start talking about aging with a particular problem in mind (dementia, pension bomb, etc), we should be extremely careful not to treat aging as a problem per se. Problems are constructed and we need to be very careful with it.
  • One should read as much as possible, especially outside one’s area. Learn about theories of aging and at the same time be extremely careful what kind of aging problem it has constructed, and whether it makes sense.
  • Geriatricians definitely see a lot of old people on a daily basis, but they mostly see people with disease and sickness. That shapes the way how they theorize and see the world of aging.
  • Make aging interesting. For example, ‘We are born as copies but die as originals”. The issue of aging is not outside of us, it is not a problem. Aging is highly embedded in our lives, it is part of our fabric. When the cardiologist closes his/her door, there is no problem of cardiology. However when we close the door, aging is living within us.

LUX Helsinki 赫爾辛基的光之祭

lux helsinki 2016(source: 光之祭的官方網站 Helsinki Lux official website)

每年赫爾辛基在最黑暗的冬日,都有拯救人心、點燃希望的光之祭。

“It’s not the aurora borealis, nevertheless these northern lights have received glowing notices from a great many people who have made the trip up to Helsinki to see them.” (Christopher Beanland, The Guardian, 2 September 2014) 衛報的記者克里斯多福把它列為歐洲十大光之藝術慶典之一

今年 (2016) 的光之祭是一月6日至10日,所有的訊息都可以去活動的官方網站上看。芬蘭赫爾辛基其實在冬天沒有什麼給觀光客的活動(畢竟大部分人都一路向北去拉普蘭看極光了啊!),而這個LUX是難得一見的精彩活動,如果在這邊可千萬別錯過。

我其實一開始自己並不是對這個活動特別有興趣。畢竟你住在一個地方久了,就開始過local的生活了,而不會去在意太多這種花枝亂顫給觀光客的活動。我昨天動筆寫,越寫越好奇,就越想參加。(這種好奇心其實在冰天雪地又人心有點冷漠的地方是非常重要的啊!難道我正在體會一種書寫為名的救贖嗎?)

所謂光之祭「拯救人心」可不是開玩笑的啊。人心在這種黑暗的時候是非常需要拯救的,要不然大家每天看不到兩個小時日光、怎知會不會情不自禁前仆後繼去自殺,這樣情何以堪,對吧?話說昨天我火車延遲,就傳聞是因為有人跳軌啊啊啊。重金屬樂之所以在這邊這麼流行,也是這種氣候的緣故吧,因為會給人「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

各位看官且看下圖,他上面清楚標示了重金屬樂團分布的比例。看得出來嗎?芬蘭在這點上可是獨步全球! 他每十萬人有53.5個重金屬樂團呢!其次是瑞典與挪威,27.2個樂團;再來是冰島:22.7個。這不是拯救人心是什麼呢XD?相較之下美國與英國的重金屬樂團實在少得可憐,平均十萬人只有5.5個樂團與5.2個樂團,台灣看圖上的顏色,應該是介於0.01與0.07之間吧。當然我們也知道台灣人也不是說人心不需要拯救–台灣也是很需要被點亮的啊XD 只是可能拯救的方式不是透過重金屬音樂罷了。

heavy metal music per 100000

(Source: A World Map of Metal Bands Per Capita http://www.thewire.com/entertainment/2012/03/world-map-metal-band-population-density/50521/)

它官方的名字是 “LUX”,但是我私心就是覺得光之祭比較好聽啊!! 你要把它叫做光的慶典、光的禮讚、光的設計秀或光影秀都可以,反正意思就是這樣差不多這個意思。大略以赫爾辛基市火車站為中心,繞著它為圓心設了16個點,讓光的魔法師用光做創作與藝術。

赫爾辛基最大報的報導以「更多的光,因為赫爾辛基值得」為題,講這場光之秀。

“The wintery light art festival can be compared to tending flower beds and parks in the summer. Both are based on simplified beauty that can be easily interpreted. The targets are also easy to reach. Visual pleasure is multiple compared to costs.

Light festivals have also been arranged elsewhere in Europe, but they have been more focused on lighting old buildings. The Finnish nature in the winter offers a special environment for the festival.

The investment made by the City of Helsinki in the event is well-justified.” (Helsingin Sanomat, editorial 3 January 2014
Helsinki ansaitsee enemmän valoa (Helsinki deserves more light))

除了光的藝術創作之外,你也可以參加光之系列工作坊、去club放鬆一下、看實驗性劇場電影、去咖啡店認識一下其他對光熱愛的朋友、甚至自己捲袖子加入光的創作的行列。不管男女老少都可以參加,而且大部分都不用錢。如果想走知性路線,可以選擇為時兩個小時的導覽,會有導遊隨團解說,有芬蘭文、瑞典文、英文與俄文的選擇(一個時段一個語言,因為導遊是真的人而不是錄音帶)。

下面這個是藝術家Alexander Reichstein以「他們曾在這裡」(芬蘭文:He olivat täällä) 用光與裝置藝術訴說這個廣場的今昔。

這些大型的桌燈從大辦公室逃出來,到Esplanade公園唱唱跳跳。路人可以坐在桌燈的底座賞玩街景,凝視著大桌燈在錯置的空間中,思考光與空間可以怎麼去有不同的可能性。

赫爾辛基光之祭也結合了推廣路邊小吃的面相。當然在台灣,路邊攤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但是在芬蘭,這可是了不起的創舉,為什麼呢?第一個原因是平常這個力行社會主義的芬蘭政府什麼都管,尤其是飲食衛生標準管得特別嚴,能夠推出去的路邊攤基本上的飲食衛生是跟餐廳沒有兩樣的。

你能想像我們偉大的台灣政府很有魄力得把夜市的路邊攤衛生標準都嚴格以歐盟餐廳衛生法規管理嗎?你能想像衛生涼麵、阿婆雞排、369牛肉麵跟燈籠滷味的飲食衛生標準是跟西提牛排或是饗食天堂沒有兩樣嗎?

我自己是蠻難以想像的。因為台灣可能出發的幾點就是很鬆,所以現在要抓緊或許不是那麼容易;芬蘭這邊相反,什麼都嚴格的要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基於這樣一開始就非常嚴格,所以慢慢一點一點去放,或許就比較不那麼難吧。可能就是因為法令嚴格,我在芬蘭這邊是很少吃壞肚子的,完全想不起來有吃壞肚子時候呢。

IMG_0774

這是白教堂正對面巷子(就是蘇菲路,芬蘭文:Sofiakatu)的一家提供歐式餐點與芬蘭本地釀造啤酒的地方。餐廳叫做Bryggeri,值得一試。

路邊攤要用創舉的態度對待的第二個原因是氣候。現在一月可是很冷冽的冬天、寒風披面而來像是把你臉要抓下來 、漫天風雪–比如說今天就是零下20度–路邊攤要生存,不像是台灣那麼容易。恩,或許在台灣要對付的是太熱吧?但是在這邊要應付的是比冷凍庫還要冷的氣候。

這次光之祭推出比利時、韓國跟泰國等異國料理滿足你的味蕾。老實說,我一般不太願意去嘗試赫爾辛基的「路邊攤」,因為一來不見得好吃(合我的胃口),二來通常都貴得嚇人。像今週這種風雪交加的天氣,我其實蠻好奇到底願意在外面閒晃看燈賞光的人到底有多少。

「每年LUX赫爾辛基把市中心轉化成活生生、亮燦燦的光影傳奇。冬季一日當中18個小時的黑暗,在LUX的洗禮下變成了祝福。光之祭邀請藝術家創作光,然後投射在市區古老悠久歷史的建築上。(…)」

“Each year, Lux Helsinki transforms the city center into a living, glowing light installation. Making the best out of the almost eighteen hours of darkness each day during winter, the festival invites artists to create lighting installations to be projected onto the city’s historic buildings. Designed by Ainu-Eliina Palmu, the gorgeous Pink Caravan literally painted the town pink with vibrant light, giving locals a glimpse through rose-colored glasses.

The festivities began on January 4th, where revelers gathered at the Finnish National Theatre, the first building to be transformed by light. Built in 1902, the gorgeous stone façade was activated in a vibrant magenta light that washed across the building. The soaring castle-like building was instantly transformed into something akin to Barbie’s Dream House, to the delight of visitors. Each night one historic building got the same Barbie treatment, each revealed as a surprise to locals.”

Lori Zimmer, Inhabitat, 17 January 2013
The Lux Helsinki Festival Illuminates the City Center During the Dark Finnish Winter

總結來說,如果有時間有機會,不要錯過6日到10日晚上(5pm-10pm)在赫爾辛基市中心的拯救人心光之祭喔。

Does academic English sound like ‘newspeak’?

I accidentally encountered this sentence yesterday in my daily reading concerning the notion of collective rights in contemporary multicultural societies.

“These rights belong to the relevant collectivities qua collectivities and cannot be drived from their individual members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the latter qua individuals have no such right.”

I cannot help but wonder the meaning of “qua” in this context. Is it something that shared among researchers who grew up in the Western societies? Or is it just the author likes to use fancy words ? I am not even sure if “qua” is French or Latin.

I still remember how much I hated to read Anthony Smith’ work when I was doing my nationalism essay. He just cannot articulate his ideas properly without using a lot of unknown French/Latin words. It was really annoying.

Inserting this French/Latin academic smart word is not self-evident. It is confusing and it does not help readers who are not familiar with Western backgrounds to understand. Imagine if I switch this “qua” into a random Mandarin Chinese character, such as 龍, 鱉, 鰲, 魍 . Wouldn’t that be utterly annoying to anybody who has no capacity to read Mandarin Chinese?

At the end of the day, learning to speak this random significant-looking academic French/Latin seems to be essential for anybody who want to be a proper academic. It’s almost like learning what George Orwell called “newspeak”, isn’t it?

從烏來昂首回顧「終戰70年」

演講者:黃智慧老師

中研院民族研究所

小米穗董事長

1983去日本留學,1990回來

演講標題:從烏來昂首回顧「終戰70年」(抗戰勝利70年)

「以前講過一次為什麼烏來會有高砂義勇軍這樣的地景風景,今年再講一次,把主題放在終戰,而不是歷史性的事情的始末。」

4月底安倍首相在美國國會關於這件事情發言

安倍演講標題是“Toward an Alliance of Hope” 。日本雖然在二戰跟美國不是alliance的身份,但是安倍他強調共同的希望。這個「希望」的梗,是從歐巴馬之前出的書而來的”the Audacity of Hope”。(安倍的演講英文全文見

黃老師針對安倍,做了發言分析。國會演講中,安倍說他的觀點跟之前的眾總理,沒有不同。

“Post war, we started out on our path bearing in mind feelings of deep remorse over the war. Our actions brought suffering to the peoples in Asian countries. We must not avert our eyes from that. I will uphold the views expressed by the previous prime ministers in this regard.”

這是什麼意思呢?原來前面的總理,像是村山談話(1995年8月15日),說我們國家做錯政策,帶給其他國家這些損失與痛苦。小泉談話(2005年8月15日)也在呼應這個。安倍基本上就是在講他自己承襲了過去總理這樣的觀點,知道日本的錯誤,也承認日本在二戰時候因為這樣錯誤的決定帶給其他國家,尤其是亞洲國家難以言喻的痛苦與悲傷。

安倍的講話讓美國人起立鼓掌了十次手,應該就是覺得日本承認錯誤很好。但也有日裔美國人Mike Honda說沒有提慰安婦問題,根本沒有道歉,真是恥辱(本田麥克的立場見。韓國的外交部與總統也批判安倍沒有提到慰安婦問題。中國外交部採取中間立場,而前中國國務院委員唐家璇說安倍這樣實在跟以往村山講的差很多,再者,新華社表明安倍沒有道歉,只是懊悔,沒有誠意。

這麼多鄰居都發言了,那我國呢?我國外交部對這件事情沒有發言。

黃老師問:那我們外交部如果要發言,要怎麼發言?這要怎麼發言,就要從台灣的複雜性說起。

黃與高砂日本兵的相遇

  • 你叫他們義勇隊並不正確,因為高砂義勇隊是「軍屬」,不是軍人。
  • 軍屬的薪水,是正式軍人的三倍。考試不好考、日文要很流利。
  • 義勇軍正式募集八次,第八次沒有出去。
  • 她做田野,講南洋戰場上發生的事情
  • 薰(kaoru)空挺特攻隊—其中有一隊都是高砂族。全部陣亡,只有一個人前一天拉肚子沒有去,生還回來,就是magai(邱克平)的舅舅。
  • 烏來的高砂義勇軍的軍碑雕像,不是原來的樣子。是政治協商的折衷。
  • 只有高砂義勇隊被特許配戴番刀。

相關書籍

  • 高砂義勇軍
  • 理番の友(最重要的是一百二十七期)

烏來的高砂義勇隊

  • 1992年碑就在了(在那之前自己就自己有簡單做),是台中寶覺禪寺(處理漢人的高砂軍相關事情的基地)要過來。1990年前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公開,等到李登輝上台,跟他申請到經費。
  • 烏來有慰靈祭(台灣高砂義勇隊戰沒英靈紀念碑)都有留紀錄
  • 2006年烏來高砂義勇隊慰靈碑遷移式。
  • 新聞引來日本民眾小額捐款。
  • 簡福源(第八回的高砂義勇隊,有訓練,但戰爭已經結束了)跟李登輝、日本交流協會會長合影。林英鳳、周萬吉、邱克平、推動國家級人權的老先生(後來在高雄自焚,現在可以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各大報採取支持的態度。
  • 後來2/17中國時報斷章取義報高砂義勇隊掛日本國旗簡直是被日本佔領,隔天高金開記者會。隔天2/18給公文,連下三封公文,說縣政府他要自己拆(見周錫偉要高砂義勇軍紀念碑一週內拆除,點)。
  • 2/24台北縣政府拆高砂慰靈碑。
  • 黃請台灣人權促進會開記者會(記者會細節見),2006年4月6日。官司這樣一直打一直打,一直到三年過去,2009年3月26日「烏來高砂義勇隊慰靈紀念碑遭強制拆除」,勝訴。但最後結果是和解收場,地上物是紀念協會的,但是政府要打掃管理。
  • 2010年12月4日趕鴨子上架重新開幕,「誰都沒有通知就悄悄的開幕」。12月5日是縣長交接,所以因為政績因素(周錫偉下,朱立倫上)才趕在交接前快速出現。

台灣應該怎麼看「戰」後?

不是只有一場戰爭,而是戰爭同樣在發生:太平洋戰爭、中日戰爭、國共內戰。

你屬於不同的族群,位置就會不同,對「日本佔領/殖民台灣」這邊事情的看法與感受就會不同。太平洋戰爭中,敗戰的事日本、福佬、客家、原住民族。「戰後」這個議題,有處理,像是高砂義勇軍或是台中的禪寺,但是處理少。中日戰爭中,戰勝的是外省人。而國共內戰中,雖然實質上戰敗,但是沒有終戰合約,所以戰爭ing好像一直在那邊,沒有結束。

所以,對不同族群來講,勝或敗不一樣;每個族群也有差異的歷史觀。但是因為外省人的歷史觀,還籠罩在統整歷史教育上面,所以有時候家裡面聽到感受到的歷史,跟學校課本裡面不一樣。這樣的籠罩到現在還在繼續,比方說,之前馬英九的課綱微調委員裡面:九個外省人、一個客家人。這樣會有什麼影響?

黃老師表示,這樣子一個族群的史觀籠罩住其他族群的,就是忽視了不同族群體會歷史的不一樣位置。台灣的戰後,對外省族群是要處理「交戰關係」,但是福佬、客家、原住民族要處理的事「殖民關係」。現在常常看到的媒體或是官員跳針,把「交戰關係」跟「殖民關係」搞混就是因為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族群位置,搶著為其他人發言。外省族群經驗的「交戰」(反日),但是其他族群體驗的卻是「殖民」(看似親日但是很複雜)。現在中華民國是國共內戰的框架來看,沒有處理「殖民」部分的議題。

那怎麼處理戰後?台灣多沒有去想,因為還是在國共戰爭沒有結束的迴圈裡面。看美國或韓國,可以看到國家出錢處理戰後的情緒跟和解。報紙會把美國怎麼看日本,日本怎麼看美國,兩方的觀點放出來在博物館,讓大家去思考。ex. 韓國戰爭紀念館、日本靖國神社。

黃老師跟吳正男先生(現在住橫濱)一起去靖國神社,吳曾經被帶到西伯利雅被虐待四年。日本政府賠償,同袍拿到賠償自己給台灣的老人家,因為日本政府因為國籍關係沒有賠償到非日本的國民。

黃老師表示,日本做過的戰後和解措施:千鳥淵無名戰歿者墓園:亞洲各地的查不到的戰歿人。東京空襲慰靈堂(美國空襲,日本東京死了七萬六千餘人平民)。台灣有古寧頭戰史館、八二三戰史館;西門町國共戰爭國軍英雄館…都是從國民黨外省人角度去設置。

高砂義勇軍為什麼在太平洋戰爭受到景仰

就像是日本二戰軍事專家加藤原彰研究指出:大東亞戰爭中,死了230萬人,其中一半是餓死的。所以日方當時輕視補給後勤的重要。由於高砂義勇隊生存技能高超、游擊戰技能強,帶食物回去給日軍隊友吃,有時候甚至偷襲、捨命背米回去給日軍。

原住民族與戰爭文化

原住民自己的戰爭文化很強,每個部落都要為自己的生存負責,各族都有出草習慣,也都有戰爭後的和解。

原住民族沒有殲滅戰(cp 北美),出草砍幾個頭,或許為了部落爭議、或是顯現英勇、或是儀式,但回去很快和解了。日本民族也有自己的和解文化。二次大戰各國動員異民族參戰:美國動用二代日裔美人(442聯隊)、法國動用阿爾及利亞與越南、英國動用印度、紐西蘭、澳洲。

黃老師回應同學問題

回答台灣政府應該怎麼辦

(黃)馬英九承襲蔣經國的歷史觀,跳過了二十年,看不到其他族群的戰爭經驗與歷史,安倍說我們不能把自己的眼光從歷史裡面移開。我們目前的官方看不到這跳過的二十年。該怎麼做?公平的鼓勵大家紀念國共內戰以外的戰爭(讓民間自己去茁壯發展),也就是公平的紀念太平洋戰爭、公平的紀念其他的戰爭。可能觀點不相容,但是可以互補共生,以後共榮。「你在中國受的苦難跟我在台灣受的苦難,都是苦難。」

(雅萍老師)「大江大海」這樣的史觀,跟其他的史觀,比如說綠的海平線、灣生的苦難、高砂義勇軍等,這些不同的觀點需要看見、對話。這是史觀的戰爭。

黃老師作結,台灣有一點像生態敏感區,各自有各自奇異的獨特,最好要避免擾動,這樣一來,他才可能自己去形成全世界都看不到的奇花異草。

學泰雅語的第一堂課

上次得知了政大可以上泰雅語的課,很開心跑過來上,希望可以在自己的母語部分多扎根。我就不信都可以應付西班牙文、芬蘭文跟北薩米文,我泰雅語還是沒有辦法說出口!

以下是第一堂的筆記,分為五個部份記錄。第一的歌曲是在上課之前以及之間唱的,很能提振精神。由於主要的精神是不用傳統的文法記誦來學習語言,所以老師就是用簡單的顏色跟數字(下面的第二與第三部分)入手,讓我們能夠去拼出句子(第四部分)。在一開始七點到九點這段時間,都以不用中文翻譯為原則,一直到九點以後,才開放讓大家問什麼東西是什麼意思(第五部分)。

(一)烏來追情曲

Ungat spngan lungan ta kwara 我們的決定是毋庸置疑

ana knwan si kaki lungan 我兩人的心意

ita sazing qani ga 彰顯到永遠

iwan mumu na gasin, iyat nbah mtbugah 相繩上的結不鬆脫

iyat lungan yaya maku 我媽媽不是這樣想

lungan maku nanak ay 我的想法啊

thoyai saku nanak ay 只要能夠這樣啊

ini saku swali ay 我不被允許啊

a a a a mswa iyan, hotaw balay boq roziq 哎呀哎呀 眼淚 怎麼真的掉下來了呢

(翻譯部份要謝謝我yaba)

(二)數字

1. qutux

2. sazing

3. cyugal

4. payat

5. magal

6. tzyu

7. pitu

8. spat

9. qeru

10. mpu

(三)顏色

mqalux 黑

plguy 白

matsiq 綠

mhebung 黃

mtalah 紅

mhana 花

(四)句子結構

4.1 放在(…)上面:

  • babaw na thekan 放在椅子上面
  • babaw na hanray 放在桌子上面

4.2 放在(…)中間:

  • ska na theban ru hanray 放在椅子跟桌子中間

4.3 開始造句

  • 基本句子結構:agan(=去拿) 加上 一個數字 加上 顏色 再決定放在哪個東西的上面還是什麼跟什麼中間
  • agan sazing mhebung qhoniq siy babaw na thekan. (去拿兩個黃色木頭放在椅子上面)
  • agan qutux mhebung na qhoniq siy babaw na thekan (去拿一個黃色木頭放在椅子上面)
  • agan qutux pbiru siy ska na hanray ru thekan. (去拿一枝筆放在桌子跟椅子中間)
  • agan payat mhebung na lukus siy ska na hanray ru thekan. (去拿四件黃色的衣服放在桌子跟椅子中間)

(五)字音辨正

5.1 rl的不同

para 山羌

pala  披肩

palah 烤火

pira 多少

pila 錢

Pira pila na para ru pala su?

山羌和披風多少錢?

5.2 發音練習 qu vs. ku

qu— 有磨到、有點吐痰那種、法文tres的聲音

ku- 有點像「估」這樣的唸法

Oppi suomi: alaston päiväkirja

Päivän suomen oppiminen 😀 每天都要小小的複習一下芬蘭文。今天的題材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小帥哥班傑明分享他怎麼看他因為Instagram竄紅的故事。

Alaston päiväkirja: Benjamin Peltonen

Instagramista. Alun perin Instagramin kautta julkisuuteen noussut Benjamin analysoi suosionsa syytä. Pelkääkö nuori artisti, että hänet on leimattu pelkästään kauniiksi kasvoiksi? Entä miltä tuntuu kun kuvalla on hetkessä kymmeniätuhansia tykkäyksiä? (Katso nyt)

  1. alaston (naked, nude, bald, bare) – Hän oli täysin alaston, eikä se tuntunut haittaavan häntä ollenkaan. 她一絲不掛,但好像一點也不在意
  2. Alun perin (oroginally, initially) – Meidän oli alun perin tarkoitus lentää Tukholmaan. 我們本來打算飛斯德哥爾摩
  3. analysoida (analyze or unpack) – Tutkimuksen tulokset täytyy analysoida yksityiskohtaisemmin. 問卷結果必須要分析得更細緻一點
  4. suosio (favor or popularity), nousta suosioon (become poplar)
  5. syytää (belch out, spew out) – Tulivuori syyti kidastaan savua 火山在冒煙
  6. on leimattu 被標籤
  7. pelkästään (only, merely just, alone) – Onnettomuus ei ollut pelkästään Steven syy. 這件意外不只是Steven的錯。

從新店到鶯谷

從桃園機場第一航廈到東京成田機場第三航廈

我們的飛機表定是11:10起飛,8:30從家裡出發,一上高架橋發現塞車嚴重、大排長龍。雖然過了中永和板橋就頓時海闊天空了一點,但是高速高路上的速度還是沒有想像中來得順暢。希望三環三線蓋好之後會大大改善新北市這一帶的交通。

香草航空的check-in是在一號,走到那邊有一個可能每個廉價航空都有的「最大登機行李尺寸測量器」。香草航空的官方網站針對登機(也就是手提)行李是這麼說明的(香草航空官網-手提行李):

除香草航空明確允許攜入客艙的物品外,旅客可攜帶依香草航空規則得攜帶與保留的個人物品,例如手提包或個人電腦包,以及一件依香草航空規則可放置於客艙內封閉儲存櫃,或旅客前方座位底下之物品進入客艙。該等物品的長、寬、高三邊總和不得超過115公分(45英吋),且各邊不超過56公分 x 36公分 x 23公分,且物品的重量總和不得超過10公斤(22英磅)。

排隊排了約莫10分鐘,到了櫃檯一量,發現托運行李有23公斤重。由於我買的「原味香草」,加買900台幣的行李,只能20公斤以內。每超過五公斤要加300台幣。所以立馬我們就把些許東西移出來,用19.8公斤過關。

Check-in之後到三樓出境大廳旁邊(上樓梯/電扶梯右轉)的台灣銀行拿前一天網路上order的日幣。順帶一提,這真是個很方便的服務,不用登入帳號密碼、又是零手續費,你所要做的就是:

台銀Easy購網頁 –> 按步驟order你要的外幣(銷帳編號記得要打對) –> 在兩小時內繳款(因為我交易少於三萬元,所以用ATM匯款)–> 馬上就email收到確認繳款申購 –> 到選定的地方取款(我是8日早上8點order, 於9日早上10點取款)

香草航空是廉價航空,在機上是不會給你任何免費的服務跟食物的,所以記得上機前要把一些吃的東西準備好。結果這趟香草,本來說10:50登機,但是拖到11:10才登機,晚了20分鐘;飛機滑行一陣子,可能是沒有空的起飛跑道,就在停機坪上一直等到12點才離地,晚了50分鐘;而原訂15:30抵達,也拖到16:05才到,晚了35分鐘。

從成田機場到旅館

我們搭乘的是京城特急,從成田機場第二航廈(香草抵達第三,我們用走的走回第二),坐了約莫1小時15分鐘的電車,到日暮里下車,轉山手線,坐一站到達鶯谷。鶯谷的火車站旁邊有許多的主題汽車旅館,我們一邊走一邊心經,想說不會訂到了奇奇怪怪的主題休憩旅館了吧?幸好,我們下塌的ホテルセレッソ不是汽車旅館。這個ホテルセレッソ網站說離鶯谷火車站走路三分鐘,電話服務人員說四分鐘,但是實際走,大概快的話也要五分鐘,無論如何,離鶯谷車站都不是很遠。

因為抵達飯店已經拖到晚上七點,本來想去上野的計畫也泡湯,就去附近走走看看有什麼好吃的。沒想到意外遇見鶯谷食堂–這其實就跟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旁邊那個主打日本庶民食堂一樣,同樣是分店。其實一直想去大安森林食堂吃看看,但是居然在鶯谷就與食堂不期而遇,那就隨遇則安吃晚飯吧。吃下來,真的很推薦,家常菜的菜色之外,又有不貴的小瓶清酒(400円)下酒,身體就暖和起來。

順帶一提,鶯谷車站出來的那家京樽壽司,因為晚上九點關門,所以八點以後都有happy hour,壽司打七折或是對折喔,喜歡在晚上吃個小點心的人們請不要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