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個原住民鄉是哪些?有多大?

原住民族16族分佈-5.2016

大家都很熟悉的原住民族分布圖,但是這個分佈圖是怎麼來的呢?(source: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這個常見的分佈圖,是從原住民族的山地以及平地的鄉鎮區加總起來得來的。

三十個山地鄉包括:台北縣烏來鄉、桃園縣復興鄉、新竹縣尖石鄉、五峰鄉、苗栗縣泰安鄉、台中縣和平鄉、南投縣信義鄉、仁愛鄉、嘉義縣阿里山鄉、高雄縣桃源鄉、三民鄉、茂林鄉、屏東縣三地門鄉、瑪家鄉、霧台鄉、牡丹鄉、來義鄉、泰武鄉、春日鄉、獅子鄉、台東縣達仁鄉、金峰鄉、延平鄉、海端鄉、蘭嶼鄉、花蓮縣卓溪鄉、秀林鄉、萬榮鄉、宜蘭縣大同鄉、南澳鄉。

二十五個平地原住民鄉(鎮、市)包括:新竹縣關西鎮、苗栗縣南庄鄉、獅潭鄉、南投縣魚池鄉、屏東縣滿洲鄉、花蓮縣花蓮市、光復鄉、瑞穗鄉、豐濱鄉、吉安鄉、壽豐鄉、鳳林鎮、玉里鎮、新城鄉、富里鄉、台東縣台東市、成功鎮、關山鎮、大武鄉、太麻里鄉、卑南鄉、東河鄉、長濱鄉、鹿野鄉、池上鄉。

source: 行政院九十一年四月十六日院台疆字第0九一00一七三00號函頒定「原住民地區」

山地平地分布_台灣

聖誕樹的深綠色為山地鄉,草綠色是平地鄉(source: 台灣地區原住民保留地問題初探  林秋錦

30個山地鄉的總面積是15814 平方公里,佔台灣全區36,000平方公里的43.93% (see 台灣大百科全書:山地鄉)。平地原住民鄉鎮的資料,我從內政部統計月報 1.7 鄉鎮市區人口統計的2016年資料那邊加總,感謝試算表幫忙加,總面積如右下角所示:3409.6761平方公里。所以30個山地鄉以及25個平地鄉所佔台灣全區面積,是(15814+3409.7)/ 36000 約 0.53。

換句話說,台灣原住民族區域佔台灣全區面積的百分之53。

原住民平地鄉面積加總

網路上完全找不到平地鄉面積加總的資料,所以只好老娘自己一筆一筆加…

Advertisements

小型住宿式機構:對照芬蘭經驗

在參加台灣有關長照的研討會討論,常常會看到小型住宿式的機構代表,他們非常憂慮長照法通過,會讓他們面臨存亡的危機。到底什麼是小型住宿式機構呢?

小型住宿式機構應該就是在台灣的都市裡常見的所謂「老人養護機構」;小型,是指收容5~50人。他不需要立案成為財團法人,但是也不享有對外募捐、接受補助跟租稅減免(source 老人福利法)。這種機構通常是給需要密集照顧的老人,因為他們中重度失能的狀況需要器材機構的支援,比如說私立大坪林養護中心所敘述的收案標準(source 私立大坪林養護中心):

  • 1.慢性病需護理照顧者.
  • 2.日常生活無法自理者.
  • 3.三管病患.(氣切.鼻胃管.尿管).
  • 4.癌症末期.(可與安寧病房合作)
  • 5.失智老人.需無暴力行為.
  • 6.植物人.癱瘓或長期臥床.
  • 7.經臨床評估通過者.且無傳染病或精神疾病

台灣現存的機構式照顧,以這種小型養護式的最多,佔養護機構總數的九成(政大碩論佳男)。但是在原鄉很難看到這種好像在都市很常見的小型住宿式–至少在烏來區沒有、復興區沒有、大同鄉那邊也沒有。台灣目前有925家的私立小型住宿式機構,截至2015年提供三萬六千個床位。社團法人台灣長期照顧發展協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崔麟祥指出,小型住宿式機構對提供社區化的老人照護,實在很有貢獻。尤其是支援那些有失智症老人的家庭,因為把失智症患者送到小型住宿式機構,可以減輕照顧者的負擔。他認為小型住宿式機構的存在,長照社區資源會成長、而且照顧者(在台灣通常是指informal care範疇,像家屬親友)跟被照顧者的權益會得到維護(source: 蘋果即時論壇:社區長照為何越來越嚴峻)。崔先生會寫這篇文章,多半是跟長照法通過,給小型住宿式機構帶來的風暴有關。

2015年通過、2017實施的長照法要求,全部的住宿式機構都必須要「法人化」。這樣的法人化,可能會促使很多小型機構倒閉(source 小型長照機構存亡 公聽會交流 2016/03/01),原因是法規 one-size-fit-all 的規定,尤其是22條和62條,針對住宿式長照機構必須法人化的規定,會使得中小型機構難以維繫(source PTS 2016.02.26 住宿式長照機構法人化 民間:有困難):

現行法規,老人福利機構設立標準,長期照護型機構樓地板面積,按收容老人人數計算,平均每人應有十六點五平方公尺以上,每間寢室最多設6床,必須設殘障廁所;但有許多在市區的機構建築格局卻無法更改,將造成都會區可能沒有小型機構存在,必須要前往郊區才有可能(source 小型長照機構存亡 公聽會交流 2016/03/01

長照法通過,對機構的影響在於機構設置,在通過前「機構住宿式:由財團法人或私人設立」,但是在通過後,「‧長照財團法人或長照社團法人設置  ‧五年內完成改制或換發」(source 衛福部長照政策專區

elderly people in Finland-stat

芬蘭的機構式長照

芬蘭的地方政府在機構式長照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九成以上的機構式長照是公家的。換句話說,芬蘭的長照制度是以政府提供的正式人力所支撐的服務為大宗。只有約15%的65歲以上老人依賴非正式人力(比如說親友)的照料。照顧者方面,75%為女性;39%的照顧者自己是65歲以上;43%的照顧者是老人家的另一半。

芬蘭長照強調在家養老,但是銅板的另一面就代表著機構照顧的不足。比如說老人家在芬蘭,如果要去機構住,是要等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才排的到位置。

長照管理中心

要了解現行台灣的長照體制,必須要了解「長期照顧管理中心」是什麼。

什麼是照管中心?

所謂「長期照顧管理中心」(簡稱「照管中心」)是各地方政府衛生局轄下的單位,它是統管各縣市長照業務的統一窗口。如果真的要一句話說完什麼是照管中心,我們用高雄照管中心的Q&A「可以把老人送到照管中心嗎」來說明:

「長期照顧管理中心」是一個長期照護資源整合平台,民眾申請長期照顧服務,長照中心的照顧管理專員會到家裡進行需求評估,依據個案的失能狀況及意願,擬定照顧計畫,進而引進相關服務到家中,所以長期照顧管理中心不是收容個案的機構,無法將失能個案送到長照中心收托。

台大政治系的玉蓉學姊在她精采的碩論「地方治理與居家服務:比較南投縣與新北市的經驗」裡面,對長期照顧管理中心的歷史做了簡潔扼要的說明,以及照管中心的定位(她簡稱用的是長照中心,而不是照管中心,反正是同個東西:長期照顧管理中心):

在中央重整地方政府治理體系的過程中,其中非常核心的一環即整併「照顧管理中心」與「長期照護管理示範中心」,成立「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在行政院長期照顧制度規劃小組初始的藍圖中,「長照中心」 是各縣市治理長期照顧服務的核心單位,它是民眾取得長期照顧服務的單一窗口,應該結合各種專業人員,做到整合原分散於地方社會局處與衛生局處的長期 照顧服務項目,並同時主責該地方政府轄內的長期照顧資源整備與發展、評估個 案需求並連結資源加以回應、進行照顧服務品質的監督71。由於「長照中心」佔 有重要地位,中央甚至希望將它設立為地方政府的正式機關,讓「長照中心」擁 有正式編制人員及預算(行政院,2006,〈院臺內字第 0950085641 號函附件〉)。(p.76)

哪裡有照管中心?

為什麼要一個縣市設一個照管中心呢?因為這樣你我如果有任何關於問題,不用跑遠,去找他們就沒錯了。在「長照十年計畫」(簡稱長十)開辦之前,各地方政府都成立了照管中心。所以不管你住在哪裡,你一定會在你所屬縣市區域內找到這麼一個中心。

台灣境內每一個縣市都有一個照管中心。圖片source: http://taiwan.tour.org.tw/product/p5701847

台灣的22個縣市,「一縣市一照管中心」。長照服務網區劃分中,這個叫做「大區」

為什麼要知道照管中心?

照管中心可以說扮演台灣政府長照政策核心的樞紐角色。他在兩個層面上很重要,第一個是理念,第二個是實務。第一、理念上,中華民國的衛福部在長照服務網第一期 (民國104-107年) 計畫核定版裡面,照管中心是落實兼顧「性別、城鄉、族群、文化、職業、經濟、健康條件差異的長照制度」必要條件。衛福部是這麼說的:

我國從民國87年之「老人長期照護三年計畫」,開始開辦「長期照護管理示範中心」,至民國92年底止,已達成各縣市設置一中心,據以作為長期照護資源整合與配置成為單一評核機制的目標;在本部有效整合下,於民國93年開始將「長期照護管理示範中心」轉型改稱「長期照顧管理中心」(以下簡稱照管中心),並於民國96年推出的十年計畫中將「照管中心」列為推展的重點項目,以建構一個符合多元化、社區化(普及化)、優質化、可負擔及兼顧性別、城鄉、族群、文化、職業、經濟、健康條件差異之長期照護制度。

那到底要怎麼落實上面這個理念呢?這就要講到第二個層面:實務。長照服務網計畫中,照管中心是落實在地化照顧的關鍵。服務網區劃分,把台灣長照的服務劃成三層級的區域:大區、次區跟小區。大區,也就是縣市,有22個;次區有63個;小區有368個。我知道大家很想問:「不是微笑319鄉嗎?那不是指台灣只有319鄉?」。非也,微笑319這個活動是當初要推動台灣觀光人潮往所謂的「非都會區」移動,所以第一屆第二屆的319都扣掉大城市,但是從2007年的第三屆開始,就變成「319+鄉」了(source: 背包客棧討論,以及微笑台灣319鄉+的說明)。也就是擴大辦理變成368鄉鎮都包含進來。

在說明服務資源的時候,它語重心長講到目前的台灣,長照的現實就是『入住機構式、社區式與居家式之長期照護服務比例為6:3:1』。把老人家都送進養護機構、護理之家,這樣是怎麼樣的社會?!衛福部希望透過量能計畫策略,把入住機構式的比例,降到5成以下。什麼策略呢?似乎就是下面這個網區策略:

目前各大區均已設置「照管中心」,未來四年朝每個次區域皆設置「照顧管理中心分站」;另考量民眾使用服務之普及性與可近性,每個小區皆須設置「居家式服務」;考量山地離島及偏遠地區較缺乏當地之服務提供單位,因此朝擴展偏遠地區(含山地離島)社區化長期照護資源管理與設置「整合式服務」努力,整合各類人力,提供跨專業且多元多層級之長期照護服務,以符合在地化、社區化及適足規模等原則。

衛福部希望透過服務網的劃分,達成有『區域化』長照的願望。掐指一算,他希望以區域為基準算出各個區需要的服務人力跟設施,希望最終達成各區域長照資源均衡發展的偉大夢想。而長照資源發展的『社區化』跟『在地化』,就是由『現行照管中心專責長照資源整合與管理』。

照顧管理專員又是哪位?

每個照管中心內部都有「照顧管理專員」(下稱照專),負責很多跟長照相關詳細的工作,包括:

  1. 個案發掘及轉介
  2. 個案需求評估
  3. 服務資格核定
  4. 照顧計畫擬定
  5. 連結服務
  6. 複評
  7. 結案工作
  8. 監督各項服務方案之品質
  9. 長照教育訓練及宣導工作
  10. 處理民眾申訴案件
  11. 辦理其他照顧管理相關工作

長話短說,就是負責做個案失能程度的評估、每半年追蹤複評的工作。那,照專都是些怎麼樣的人呢?照專進用資格,舉嘉義縣的照管中心為例,必須是長期照顧相關之大學畢業生,包括:社工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醫師、營養師、藥師等長期照顧相關專業人員,且有二年以上相關照護工作之經驗;或是公共衛生碩士具有二年以上相關照護工作經驗;又或是專科畢業具師級專業證照,且有三年以上相關照護經驗。(Source: 嘉義縣照管中心)但是像新北市,除了前面三項的學歷之外,以下兩種也可以:

  • 公立或立案之私立專科以上學校或經教育部承認之國外專科以上學校社會工作科、系、組、所畢業,領有畢業證書,且有2年以上相關照護工作經驗者(留任至長照保險開辦日止)。
  • 中華民國90年7月31日前,經公立或立案之私立專科以上學校或經教育部承認之國外專科以上學校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青少年兒童福利、兒童福利、社會學、社會教育、社會福利、醫學社會學等科、系、組、所畢業,領有畢業證書者,且有2年以上相關照護工作經驗者(留任至長照保險開辦日止)。

所以不過要怎麼樣的學歷能變成照專,跟各個縣市開缺要求不同好像也有差。

申請長照服務流程圖

嘉義縣長照中心提供的申請長照的流程圖

 

台南市照管中心以「超人等級照管專員 辛苦點滴大揭密」為題,做了照專的特輯,大家可以用四分鐘稍微瞭解一下他們是誰。陳亮恭以「長期照顧的靈魂人物:照顧管理專員」為題,說明照專怎麼透過評估來實踐長照資源守門員的角色。文章提到照專要去訪察評估的案子量常常很大、工作壓力大、薪資與社會地位與心力投入不成正比,造成留任率越來越低。

那這樣狀況下,照專、照管中心跟原住民族又有什麼糾葛關係呢?我們下集待續。

 

 

Julie Chen’s inaugural speech at Uni. Helsinki

I participated in Julie Yu-Wen Chen’s inaugural speech on 25th May. It was truly insightful and I am glad that I was there. Before going to the lecture hall, I have no idea what does Chinese studies mean, and I have no idea if there’s a difference between Chinese studies and China studies and Sinology.

Julie’s discipline is political science.  Therefore when she conduct Chinese research, she does not only look at China. Rather, she always look for scientific theories that can explain the Chinese societal phenomenon and to put it into the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context. Her most famous research is about minorities in China. I find it really great because I can see how my research talk with her research.

Julie commenced her presentation by making a distinction between ‘Chinese studies decades ago’ and ‘contemporary Chinese studies’. She justified this distinction by making the argument that there’s no undisputed one and neutral Chinese research. She argues that having different discipline, cultural background and being educated from different time period and location will determine where you see what counts as central component of Chinese studies. Basically she wants to introduce the concept that the Chinese studies you know might not be the one and only way of doing Chinese research. She did it in two ways. First, she contrasted the differences of central components between ‘Chinese studies decades ago’ and ‘contemporary Chinese studies’. The former includes classical literature, linguistics and phonology; where the latter includes sociology, political science and economics. In the eyes of the older generation of Sinologists, commenting on the political issues of China can be superficial because that’s what politicians and journalists do, not scientists. Of course nowadays the situation has changed and social science as a whole become more relevant in Chinese studies. The second way she made the point of versatile Chinese research is provoke you by asking whether we are treating Chinese studies as

  1. with rich cultural heritage
  2. socialist country
  3. authoritarian and backwards

With different choices mean that you take different orientations in dealing with Chinese studies. This choice also influence your field research location between mainland China, Taiwan, Hong Kong/Macau or Singapore. In short, she wishes to stress that we need to be mindful about the perspectives of generational divide and disciplinary divide. With important agents such as Asian studies, Confucious institute, she hopes to create and construct a unique Finland’s Chinese studies with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s.

Julie_Chen_陳玉文

Julie Yu-Wen Chen, professor of Chinese Studies at the Department of World Cultures at the University of Helsinki. Source: her tuhat database profile

Her presentation made me reflect on my encounter with Chinese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Helsinki. Three years ago when I just started my studies in Helsinki, I was very interested in whether I can find a TA or RA or engage in any way with the Chinese studies (and/or Confucius institute). The plan did not go well because Confucius Institute told me they were only in charge of Chinese studies at the moment and they have enough people to teach. My personal experience showed me that the University of Helsinki was not ready to utilize the human resources of native Chinese speaker. I tri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ALICE (Academic Language and Intellectual Exchange) program and University of Helsinki’s Course Assistant Program as a native Chinese speaker. However neither of the plan worked out. I asked the coordinator why Mandarin Chinese is not included in the Course Assistant Program:

As a Mandarin Chinese speaker, I find myself a strong candidate to share my culture and assisting the class for Chinese language courses. I love to help people with their language learning and I am passionate towards language learning. If it’s not terribly inconvenient, would you recommend what needed to be done so the university would include Mandarin Chinese as one of the targeted language enlisted in the programme? 

The answer from the coordinator was that there were only two courses per academic year so the need was low. Therefore the need for assistant is low, too. Here is her answer:

We have indeed Chinese courses in our language offerings, but only two courses per academic year. The first, beginner’s level course is in the autumn semester and the second one continues from that in the spring semester. Since there are only these two courses there hasn’t been a huge need for assistants so far, but now we are piloting this in our Chinese teaching as well.

I hope this will change in the future with Julie’s inauguration! For more information, see the blog of Chinese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Helsinki and Julie Yu-Wen’s website.

加拿大政府理解的共管

希望以這篇文章可以增加我們對「共管」思考的可能性。也希望今天 520台灣新總統上任,用加拿大新政府的格局與高度,來期許蔡英文以及新政府能夠與時俱進。

「共管」,其實在這個脈絡底下比較類似是一種「國家與原住民族建立的關係與這樣價值下所產生的格局」,最重要的,共管是對殖民歷史的肯認與和解。所以這邊沒有處理到誰與誰管、怎麼管、是共同管理還是公私協力云云。當然「共管」這個概念在與公部門溝通的當中是需要去思考,誠如惠東老師所言,可能在目前長期照顧的討論下,「共管」如果read between the lines 或許是國內法下的公私協力:

「公私協力即公部門和私部門可以形成一種特殊的互動關係, 在共同合作與分享資源的信任基礎下結合, 以提供政府部門的服務」

「所謂「公」也就是「公部門」,即指政府或公務員; 「私」就是「私部門」,即指公民或「第三部門」,如人民、服務對象、社區組織、法人團體、非營利團體等。」

「二十一世紀的公共行政研究 已從政府的統治進入「治理典範」(governance paradigm) ,強調政府的統治不再是單獨行動, 而是跨越政府和社會之間、公部門和私部門之間的界限, 所形成的 「共管」(co-management)、 「合產」(coproduction)、 「競合」(competitive cooperation)等關係的管理模式。」(張惠東老師@原照盟)

不過如果我們看下面加拿大的經驗,就會發現,重點其實不在公私協力,而是在權力移轉以及用自治政府為目標作為終極的和解方式。公共行政的框架其實都是屬於強加在原住民族身上的imposed governance system,都需要在概念以及實務上去逐步跳脫。以下共管的概念是從加拿大法務部長 Jody Wilson-Raybould 致詞稿中節錄(致詞全文按此下載,致詞影片按收看)。

Jody_Wilson-Raybould-1080x1060

Jody Wilson-Raybould 加拿大法務部部長

她演講重點如下:

  1. 與原住民族建立國與國關係 (Nation-to-Nation relationship):
    1. 法務部長提醒,唯有建立國與國關係,才會真正達到「重建國家與原住民族關係」的目標。就如同加拿大內閣總理 Justin Trudeau 在跟各個部會首長在就任業務指導的時候所言:

      “No relationship is more important to me and to Canada than the one with Indigenous peoples. It is time for a renewed, nation-to-nation relationship with Indigenous peoples based on recognition of rights, respect, co-operation and partnership.”

    2. 這樣國與國關係的建立,是早該做,但是沒有完成的任務;這樣國與國關係的建立,也是唯一可以促成國家與原住民族和解的方式。
      那該怎麼做?她強調必須從解構殖民遺緒(colonial legacy)開始,比如說全面地去面對加拿大對原住民族進行文化大屠殺的黑暗歷史(ex.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s)

  2. 加拿大目前的體制是硬套在原住民族身上的治理體制
    1. 她反省到,雖然講「國與國關係」是目標,但是加拿大政府裡面有關於原住民族事務的機關跟部落與族脫節。
    2. 她承認這些機關都是an imposed system of governance (強加在原住民頭上的條條框框) ,這些將會是個大挑戰。
    3. 比如說加拿大政府到目前還是透過’bands’來講第一民族但是bands之所以出現是透過indian act, 而諷刺的是,indian act本身就是自治政府與自決的相反。所以她說目前要從強加體制中脫離(move beyond the system of imposed governance).

  3. 加拿大政府的角色在: 從旁協助原住民族轉型為自治政府
    1. 她強調原住民族自治權是於法有據:加拿大憲法(S.35)保障肯認原住民族跟條約權。她也承認在加拿大部落裡談解殖民不易。
    2. 她問:「140年來已經深入骨髓的Indian Act你要怎麼擺脫?」部落現在正在轉型—nation-building and rebuilding. 加拿大政府的責任在從旁協助這個轉型。
    3. 加拿大目前在做的,最務實的層面,就是用和解計畫(reconciliation framework)。法務部長表示:我們要更有效、而且更清楚的方式來承認原住民族;而且對這些已經準備好的並且願意的原住民族轉型成自治政府 (英文她使用 Nation) 提供支持。在轉型的同時,政府會保障部落持續有相關的計畫跟服務(也就是來自中央政府服務不中斷)。
    4. 她也提到轉型過程的協助,中央政府要與原住民族自治政府發展新的預算關係。
    5. 她提醒這樣重建自治政府不是空中樓閣,很多的國家級或是區域級原住民族組織已經準備好來support Nation rebuilding. 比如說在土地管理、或是財務行政方面。

  4. 加拿大政府對原住民族成立自治政府的定位
        • 這有合法性(歷史正義)、
        • 這樣會正面地改變加拿大(p.5; change the way Canada is governed and for the better),
        • 這彰顯了加拿大有能力包容不一樣的法學傳統以及治理方式
        • 這是加拿大與時俱進的cooperative federalism & multi-level governance: 尊重多元(diversity)、支持原住民族社會經濟進展的最佳證明
  5. 結論
      • 這樣的自治政府不只存在於加拿大原住民族,而是所有原住民族共同面臨的挑戰與機會。
      • 過去已經兩個原住民十年,她呼籲讓我們這個世紀成為one where IPs, no matter where they live, deconstruct their colonial legacy and rebuild their communities 不管原住民族居住在哪裡,解構殖民遺緒、並且重建部落。讓這個世紀成為國家與原住民族以夥伴關係共同邁向一個「支持原住民族強大並健康起來、能夠掌控自己命運」的和解

後記:

Jody Wilson-Raybould ,加拿大的法務部長在聯合國原住民族議題常設論壇(下面簡稱論壇)來致詞。看到部長來國際性活動致詞不稀奇,一聽之下發現怎麼加拿大找得到那麼有sense的法務部長?!原來是她的政府的格局、他自己的身份跟經歷讓這份致詞意義如此深遠。

44歲的 Jody Wilson-Raybould 的族名是Puglaas,是她祖母給她取的名字,在Kwak’wala族語中,意思是 ‘a woman born to noble people’. 她是破天荒第一個原住民族女性擔任法務部長的職位。有關於她的背景,詳看 National Post 對她的專題報導 “A distinguished prosecutor and First Nations leader, Canada’s Justice Minister is something new”

邂逅夜晚的加灣/Qowgan

  
「Qowgan為「大竹子」之意。代表人物有:田信德。」(原住民資訊網)

「本村約650戶,2200人,近兩千人都是太魯閣(Truku)族人,男女人口比率相近,分三棧及加灣二個社區,村民大多務農為生,三棧社區的三棧溪近年封溪護魚,雅緻的山水河谷景觀,俗有小太魯閣之稱,配合著太魯閣族風情的人文,以及美味的原住民風味餐、溯溪、攀岩等等活動,具有觀光發展潛力;加灣社區有較濃厚的農村氣息,社區內亦有原住民手工藝工作坊及民宿設立。」(秀林鄉公所)

 

基督教 、天主教 、真耶穌教是家灣三大宗教

  
「加灣部落舊稱「卡烏灣」,為「大竹子」之意,後譯為加灣。原屬於佳民村,民國42年與三棧部落並為一村,初名為加灣,後改為景美。 

從太魯閣峽谷遷至現在加灣部落後方的山谷內,為了求生存再移到前山盾麓。日據時代,政府為了管理之便,又將部落族人搬移至現在的加灣部落。 

部落地形是長條形,從北至南莫約三公里。前程滄海,後倚臥龍,中央山脈與太平洋相距不到兩公里,這裡的人民,或許因為受到文化背景的薰陶,個性剛烈,排他性格較突現,約60年前基督宗教進入,影響當地居民性格轉為溫和、友善。目前,因社區發展協會的興起,部落才開始傾向整體發展,對於加灣部落未來,充滿了無限希望及光明。」(原住民資訊網

 
根據秀林鄉公所的景美村資料指出:

「■村里歷史沿革:

景美村位於秀林鄉偏東之中央,西依中央山脈之加禮宛山,北鄰秀林,南接佳民,東以蘇花公路與新城鄉康樂村為界。現今有兩個聚落:一為Pratan三棧聚落,三棧位居花蓮市北方約16公里,三棧溪(舊稱巴拉丹溪)下游,其三面為加禮冠山北峰、桑巴拉堪山、崙外山所包圍,為一海拔33公尺之台地;二為Qowgan加灣聚落,該聚落位於花蓮市北約14公里處,加禮宛山北峰東面山麓,北起三棧,南迄Pnaqan Duhung山廣,景美又分有四個大小聚落,以加灣派出所為中心,其分部地區為「Djima景美」、「山廣」、「得呂可」、「Qowgan卡奧灣」四個聚落,合稱「加灣」,因以「卡奧灣」人口最多,且為村重要機關所在,故族人常以「卡奧灣」稱之。

景美村落面積1124.6公頃,原住民人口2,156人(92.10),居民以太魯閣族人為主。三棧溪流域河水清澈、山勢秀麗,又距離鐵、公路近且動線流暢,又為小太魯閣美名,適於發展觀光事業。

據訪談林喜文(景美)、林景山(三棧)調查了解,本村在族人認知屬外太魯閣區域聚落,外太魯閣地區太魯閣人大多住於蘇瓦沙魯,欺可依、巴支干、恩玻奇恩、西寶、科蘭等部落,是以景美村民大部分自科蘭移出,越過科蘭山與桑巴拉堪山之間鞍部散居於三棧溪中、上游一帶山後,現今景美村落主要有二個聚落,一為三棧,一為景美(舊稱加灣或稱卡奧灣)。光復初,三棧原屬秀林村一部,加灣屬佳民村之一部。1953年,歸為一村,初名加灣,2年後改名景美。其聚落如下所述:

1、三棧據落:

三棧位居花蓮市北方約16公里,三棧溪(舊稱巴拉丹溪)下游,其三面為加禮宛山北峰、桑巴拉堪山、崙外山所包圍,為一海拔33公尺之台地。Paratan族語之意為菰瓜。在前清末葉,三棧溪下游兩岸建有巴拉丹、洛韶、斯莫旦巴魯、卡拉卡與達給隆凱五個部落,皆為烏明巴拉斯(Umin Paras)後裔所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巴拉丹稱為「三棧」。

2、卡奧灣聚落:

此聚落位於今景美村西側山腹,加禮宛山北峰東面山麓,有卡奧灣Qowgan、里奇痲Djima、巴達岡Btakan、得呂可Driq、山廣Pnaqan Duhung,其分部地區為:

(1)卡奧灣:位居於加灣現址西方高地,Qowgan族語為居住地的高山長滿麻竹之意。居民皆係屬希達岡社人後裔,原住中橫公路寧安橋北端上方台地。

(2)得呂可:族語稱Driq(得呂可)為山麓角邊之地之意。位於景美派出所南方約1公里餘之山麓,故名。

(3)里奇麻:位於東南山腹,因其地產桂竹,族語稱桂竹為Djima,故名。

(4)山廣:太魯閣族人出草時棲息處,在此用木頭作木臼(Duhung),當族人離開後,敵人來到此地看到族人用過的木臼,就劈成數塊,族人稱之為Pnaqan Duhung。

目前村中設有發展協會,以推廣傳統技藝為主;另自2004年起,公所規劃景美村護溪活動,三棧社區之三棧溪封溪1年,藉著景美村的自然美景和生態的完整性,作為未來觀光生態、觀光產業的有利資源。村長並著手規劃,鼓勵社區年輕人,踴躍投入護溪及未來觀光工作,並能紓解目前嚴重失業問題。」

   
  

日照與日托:屏東跟它的在地老化

現在老化海嘯即將席捲全球/全台。所以今天當縣長,你不能不知道你自己縣市轄區裡面老化的人口比例。這個道理,屏東縣長潘孟安就知道。

小潘潘他們在紀錄片裡面說屏東面臨13.65%的老年人口,有壓力做好給老人家的服務。其實看台灣鄉鎮的老化程度,屏東也不是最嚴重的。三年前的資料顯示,嘉義縣、雲林縣跟澎湖縣是最老的三縣市,也不是屏東縣(中央通訊社 2013/1/20)。屏東突出全國的,應該不是老化程度、也不是老化人口高於全國平均,而是常常被中央罰,說做得不夠多、所謂它長照「量能」(這次回台灣學到的新單字…)不夠高。審計部在2015年中給屏東下了通牒:

經屏東縣審計室查核發現,日照輔導推動與規劃設置不足,且未落實跨部門機關間業務聯繫協調,需求資訊之清查通報有欠暢通,致截至103年底止全縣僅屏東市、車城鄉、高樹鄉、萬丹鄉設有日照(日間托顧)中心計6家,受補助亦僅118人,顯示屏東縣老人服務機構配置不均,服務量能亦有偏低情形,經函請屏東縣政府檢討改善。(104/7/2 審計部公告

屏東的長期照顧

source: 衛環委員會0812 長照服務據點業務簡報

我猜可能小潘潘的對策就是上任大推「安居大社區」吧。去年底他就任一年溫馨感恩餐會裡面又溫馨了提醒了一次老年人口比例「屏東縣今年已正式進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長者人口佔總人口14﹪以上),並推估將在108年進入超高齡社會(長者佔總人口20﹪以上),這些長者每10人就有1人有失能情形,將加重所有家庭的照顧壓力。」,長照方面,新聞提到目前在屏東已經「成立超過200個照顧關懷據點、成立16處鄉鎮日托/日照中心」(指傳媒 2015/12/25

什麼叫做「日照/日托中心」?難道是屏東溫暖安居的密語嗎?剛好今天看到朋友轉貼,原住民族電視台以「推長照服務,泰武鄉日托中心啟用」為題,講屏東縣泰武鄉那邊有日間照顧中心,可以讓老人家在地終老。這個新聞標題講「日托(日間托老中心)」,通篇內容都是講「日照(日間照顧中心)」。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啊?兩個名字不一樣,到底內容有什麼不一樣勒?

日間托老中心

日間托老中心(以下簡稱日托)是一個實驗計畫,首先在屏東開始實現的野望。它目標是照顧亞健康的老人,屏東縣社會處白皮書指出,希望日托可以「結合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廣設社區型的日間照顧服務系統」(白皮書全文看這邊)。這個「社區型」像是咒語一樣的秘密就藏在長期照顧服務法裡面:

第九條
長照服務依其提供方式,區分如下:

一、居家式:到宅提供服務。

二、社區式:於社區設置一定場所及設施,提供日間照 顧、家庭托顧、臨時住宿、團體家屋、小規模多機能及 其他整合性等服務。但不包括第三款之服務。

三、機構住宿式:以受照顧者入住之方式,提供全時照 顧或夜間住宿等之服務。

四、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為家庭照顧者所提供之定點 、到宅等支持服務。

五、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服務方式。

前項服務方式,長照機構得合併提供之。 第一項第二款社區式之整合性服務,得由直轄市、縣( 市)主管機關邀集社區代表、長照服務提供者代表及專 家學者協調、審議與諮詢長照服務及其相關計畫、社區 式整合性服務區域之劃分、社區長照服務之社區人力資 源開發、收退費、人員薪資、服務項目、爭議事件協調 等相關事項;並得與第七條規定合併設立。

第十一條
社區式長照服務之項目如下:
一、身體照顧服務。
二、日常生活照顧服務。
三、臨時住宿服務。
四、餐飲及營養服務。
五、輔具服務。
六、心理支持服務。
七、醫事照護服務。
八、交通接送服務。
九、社會參與服務。 十、預防引發其他失能或加重失能之服務。 十一、其他由中央主管機關認定以社區為導向所提供與 長照有關之服務。

日托就在2014年一月於萬丹鄉正式啟動。屏東托老中心紀錄片中表示,選萬丹鄉是因為老人關懷據點萬丹鄉最普遍,比較好處理挑選哪個據點最容易輔導成功。所以托老中心,是從社區照顧關懷據點轉型而成的。

在這樣氛圍之下,原住民鄉鎮第一所部落托老中心在2015年1月啟動。第一所是在來義鄉的古樓社區,叫做「古樓松鶴園」。屏東縣表示:

104年屏東縣共有132個社區關懷據點、6個老人日托中心,托老中心的營運由社區主導,主要參與對象為健康、輕度失能長輩,各中心收費每個月兩千元至四千元不等,社區長輩經過照管員健康評估後,就能到托老中心上課,如評估後為中度、中重度失能者,則會建議長輩到日照中心接受更合適的照護方式。

萬丹鄉厦北、水泉、竹林松鶴園 (第1、2、3個)、長治鄉潭頭松鶴園(第4個)、佳冬鄉塭豐松鶴園(第5個)、來義鄉古樓松鶴園(第6個),近期除了增加照顧關懷據點,也會推動原來據點轉型成日托中心擴大服務老人,進一步達到「一鄉鎮一日托」的目標。(source: 屏東可以不一樣facebook

日間照顧中心

相較於日間托老中心(日托)照顧健康或輕度失能的長輩,日間照顧中心(日照)針對的是中度、中重度的失能者。日照是現在台灣長照的重點項目,目標是一個鄉至少就要有一個日照中心。這意義在哪?很明顯的,日照也是現在很多有野望的人投資的重點項目,因為現在開始做好在地化的日照,要是做得好,以後插旗效應,方圓幾哩的老人家生意可能就是你這家獨佔。做得好,真的一本萬利。

一鄉一日照 行政院廣告

但是做日照不容易。

相較於日托,日照的人力建物法規非常嚴格。老人福利推動聯盟整理的表格顯示,比如說,在「社區」設置日照必須要審查以下的項目(「機構」的話,那又有點不一樣):

  • 一般規定
    • 符合老人福利法56條(社會局)
    • 符合土地利用分區管制(工務局或建管單位)
    • 建物設計構造設備符合建築法規(工務局或建管單位)
    • 消防安全符合消防法規(消防局)
    • 飲用水要水質夠少(環保局)
    • 環境要衛生沒有蚊蟲(衛生局)
    • 每個人平均要有6.6平方公尺的樓板面積(社會局)
    • 每日同一服務時間要30個人以下(社會局)
  • 設施設備
    • 日照要有規定的設施–多功能室、餐廳午休寢室等(社會局)
    • 可以設獨立空間給失智症老人(社會局)
  • 人力
    • 至少要有護理人員或社工一人(社會局)
    • 照服員要符合老人服務提供者資格要件服務準則規定57條第1項第2款(社會局)
    • 護理服務要找專任或特約(衛生局)
    • 復健服務,要有專任或特約物治或職治(衛生局)

日照的這些規定,都是中央統一訂的;而日托就是地方(屏東縣政府)自己定。所以當地方政府可以依照當地狀況來訂規定,那種在地老化或許比較容易長得出來。屏東上任縣長曹啟鴻就說了,之所以拼日托,就是因為日照很難設。「屏東縣長曹啟鴻表示…「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服務在社區中健康的長輩,此外尚有亞健康或輕度失能的長輩在家,而長期照顧中心設立受限於建築法規及相關人事規定,因此屏東縣日照中心僅有三處,體系與服務輸送的資源不足。」(2014/3/17 中央通訊社

就是因為日照很難設,所以本來說要一鄉一日照,現在好像政府就改成說,一鄉嘛…either日照或日托就ok了(2015/10/24 自由時報)。但是這樣儼然改口怎麼行?講都不講清楚就為了交差改口,如果到時候被罰,會不會是實務工作者、第一線提供服務的在地單位要去背那個責任?

所以,回過頭來看今天讓我下筆寫了這篇文章的報導。它其實應該是在講「日照」,而不是「日托」。不知道是不是筆誤,還是其實新聞本身在撰寫過程中就有點模糊的地方沒有去釐清呢?

小結

屏東縣今年度預計設立11處日照中心,泰武鄉在牡丹鄉之後為原住民鄉成立的第2個日照中心,而且是目前全縣唯一由社區發展協會承接的日照中心,也是全國原住民地區第1個符合在地老化的日照中心,失能長者白天到中心接受照顧,晚上回家與家人在一起,落實在地老化的社區式照顧政策。(104/05/08 照顧者服務交流網

屏東縣泰武鄉的「武潭社區發展協會」就是這個承接屏東原住民鄉第二個日照中心的在地協會。(補充:第一個原住民鄉日照中心是在牡丹鄉)。它是屏東105年度裡面11個提供服務的日照中心裡面其中一個(服務提供單位詳細內容從這邊下載)。很期待接下來在地協會會怎麼去發展與茁壯。

Can AIO be a solution for Taiwan’s LTC problem?

Long-term care is a hot topic these days due to the rapid aging demography. In the conference last year (2015) in November, I presented the following chart in the annual conference of Political Societal and Regional Change at  University of Helsinki. It is quiet obvious how urgent we need a good long-term care system all over the world.

rapid aging-Gao-2015.001

I made this comparative chart to underline the importance of long-term care. It is not a problem that only happens in one place, but all over the place.

With more aged and possibly disabled people, Taiwan needs more care givers. It is commonly seen that those who take care of the disabled/aged people are not from outside, but the family members (and 70% of care givers — wife, daughter, sister, daughter in law, niece, you name it–are female, if we are looking at those who are economically disadvantaged). For those families that are a bit more affluent, they tend to employ foreign care givers (mostly from south-east Asia). Only minority of the disabled and/or aged people stay in long-term care institutes. In Taiwan, among 700,000 disabled people, 65% (455,000 persons) are cared by their family members; 28% (200,000 persons) are cared by the foreign care givers and only 4% are cared in the long-term care institutions (PNN news 2013/12/21).

There is simply not enough public resources to support any kind of universal long-term care system. While the new president Tsai is not in the office yet (she’ll be in office 20/5/2016), nobody really knows what kind of long-term care system will be constructed and what kind of financing system will be applied to support the long-term care system. The public sector is considering a new approach from Denmark: AIO.

AIO stands for ‘All In One’. It is allegedly coming from Denmark (Kongens Enghave in particular) and introduced into Taiwan by a nationwide foundation that provide services for the elderly. Under the banner of ‘nordic elderly care’, this foundation is arguing how wonderful it is to have this AIO service for two main reasons. First, the elderly people are able to stay in the communities and have full access to the services. Second, young people have incentives to join as care givers because they are provided with stable monthly salary. The foundation argues that this exceptional AIO model has been really successful to create localized long-term care services since 2013.

I don’t think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distinctively called “AIO”. What the foundation introduced, I suspect, is something similar to “home- and community-based long-term care” (HCBC, see Stuart and Weinrich 2001). HCBC is like essential piece in the Danish long-term care (LTC) system for the elderly and people with disability. The ultimate goal is to keep the elderly and the people with disability manage on their own at their own home as long as possible. Finland is now adapting similar measure to keep aged/disabled people at home, largely for budgetary considerations. Denmark has also faced this budgetary consideration, most notably can be seen from the introduction of Free Choice (frit valg) in long-term care. Under this free choice reform, private providers are allowed to enter the market while local authorities should give quality standards and/or price requirements according to the special need of each municipality (see OECD’s LTC info on Denmark). I agree that the local authorities should always set the absolute minimum standard, especially considering LTC. However, it is disillusioning to see how little role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is willing to play in LTC system. Therefore,  I don’t know to what extent the Danish model can be transplanted to Taiwan–HCBC or AIO or whatever name they call it– given that Taiwan’s government has no desire nor experience in being responsible for administrating private providers (esp. that are providing what should be provided publically).

The foundation is introducing a part of Danish public-funded LTC services as their semi-private product. I can’t wait to learn more about what they offer in details and examine to what extent it actually helps to pluralize LTC models from grassroots.

 

Lunch at Zhonghe 食記:豬玀王的店

Crispy pork chop at a local home-style restaurant. Really affordable and tasty! The 2.5€ set also includes all you can have soup and drink.

2.5€ pork chop at the local restaurant

Everybody seems to know everybody else in this restaurant. Very warm and homey indeed. The television program is showing popular local program advocating how important it is for women to be thin and beautiful at all times, especially after marriage.

 

上班這黨事 is the television progeam that is playing, it helps me to know more about local views

 
They provide affordable set menus and stir fried noodles and rice. Both meat and veggie options are available. Check the menu for more details:

menu

側寫 Yukan 報告 Mqwas, 唱自己的歌

演講日期:6/17/2015

題目:Mqwas, 唱自己的歌

主講人:Yukan

主題語:「從自己可以做的,開始做起」

Mqwas, 唱自己的歌

‘Mqwas’ 是泰雅族語「唱歌」的意思。Yukan提到這個詞,意指從做歌謠社、唱歌找自己認同。其實我一開始看到他的投影片上 mqwas 還錯看成快樂(mqas),像是mqas saku balay mqbaq isu (很高興認識你)。在廖英助先生編寫的泰雅爾族語-漢語辭典裡面,拼法有些不同。Mqwas 他是拼 möquwas (第一冊 p.866),而快樂是 möqas (第一冊 p.860) 。

尤幹一開始介紹他是誰。十歲以前,他名叫叫黃子台(他笑說這「黃家子孫在台灣」簡直就是中華文化國民黨國系統的感覺)。生前一個月爸爸不知道他叫什麼,夢到說尤幹跑來跟爸爸說他要叫黃子台。之後恢復族名:他爸很active參加原運,他家裡面他爸爸、媽媽、自己與弟弟是部落第一個改成原住民名字的家,那時候他舅舅很生氣因為怎麼尤幹的名字(Yukan Yulaw)跟他爺爺名字完全相同,覺得這樣亂取。

在這邊必須小小解釋一下泰雅族的命名。

尤幹•納甫說,泰雅族為男孩命名方式是個人的名字(通常援用長輩之名)後面接爸爸的名字。這種象徵先人的生命在孫子身上延續,並獲得庇佑的命名方式,就與漢人的父子同姓有極大的不同。

在一篇國立政治大學民族研究所研究生王雅萍撰寫的〈各族傳統命名制度的探討〉報告中提到,在立法前,泰雅族傳道師多奧•尤給海為女兒取名吉瓦思•多奧,因為抵觸了漢人對父子同姓的原則,戶籍機關不通過他的申請。他車禍去世前的那一刻,他的女兒仍尚未報戶口。(來源:台灣光華雜誌

其實也不只是接爸爸的名字,我奶奶說其實後面那個名字就是讓大家知道你是誰的孩子,所以如果你媽媽Ciwas比較廣為人知,那你(比方說你叫做Walis)就可以叫 Walis Ciwas– Walis, Ciwas之子。這種感覺有點像托爾金寫的魔戒裡面的「我是亞拉岡,亞拉松之子」那種感覺。

烏來部落 

他喜歡小時候烏來部落的感覺。大家互相看顧支持的感覺很深很強。但他現在在部落看不到這種感覺。他也在投影片裡面說明現在的烏來部落跟以前有哪些差別,比如說中央樓梯跟柏油路那邊。我自己無法體會那種烏來部落以前的感覺,因為我是烏來老街長大的。我還記得小時候到烏來老街各個商店串門子、找小朋友玩;我記得去烏來國中小下面玩水烤肉的時光、去天主堂探險的時光、去林之下雜貨店買飲料的時光。

烏來老街不是烏來部落喔,這個是我長大的「烏來」,雖然我一直以為這就是部落,但它並不是

烏來老街不是烏來部落喔,這個是我長大的「烏來」,雖然我一直以為這就是部落,但它並不是

啟蒙Yukan的老師

Yukan提到一位影響他很深的老師,是平地人,24年來在烏來教書春風化雨,他媽媽是他學生,每次老師遇到Yukan都會說我教過你的媽媽,你更要好好學。老師教國語,給劉墉的書,培養他做朗讀演說詩詞吟唱等,希望藉由這樣練習國語能力。老師有一句話深深影響著Yukan,奠定他成為老師的基礎:「希望以後出去可以回來部落,好好回饋部落,因為部落很重要」。

“No matter what anybody tells you, words and ideas can change the world.” (Dead Poets Society)

大學:Turning point 認同轉捩點

一開始沒有太多深層的感動,泰雅對他而言就是女生織布男生打獵就這樣。一直到美麗新民謠(胡德夫、紀曉君等等)到學校展演,一個一個跟原住民社團學生握手,一聽到他是烏來的,就跟他說「要加油」。再一年,發現跟人家其他原住民一比,發現其他人介紹自己很有自信、很以自己部落為榮,他發現有些事情怪怪的,也開始去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Yukan的大四很忙,參加文化會議碰到不同原住民同學,很多刺激,他知道自己要更多這樣的刺激。參加原民會很多活動:返鄉服務、文化班等。得到很多東西,讓他在學校工作時候的養分。

我自己在唸大學的時候沒有參加原住民社團,所以在連結其他同年紀原住民學生方面就比較薄弱。加上後來出國,就更沒有機會。希望可以從現在開始啟動改變。

Yukan 教書生涯

一開始在福山國小,第一年教原住民孩子。看到很多問題。待了一年之後。再來到烏來國中小,前後待5年。一開始想說把書教好就好,連母語也沒有特別在意。

他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一年,朋友說:你的阿媽說你母語學得不好,都沒學好還去學英文。他反省說,那時候不覺得學母語很重要。換句話說,他自己認為泰雅的認同很重要,但是沒有想到語言很重要,經過朋友講就有感觸,經過一年(六年前)考給教師的族語認證事件,Labay師母的先生是評審之一,在他用族語說我已經下面的都不知道了之後,師母的先生就用族語說你無論如何你就是不要講國語,不要讓評分的漢人發現,反正就繼續講。之後順利拿到證書。就下定決心泰雅歌謠到傳唱社。

接著他放十分鐘紀錄片,講他創立泰雅歌謠傳唱社的過程。我很喜歡紀錄片最後一首歌,也就是Yukan 的叔叔不浪尤幹創作的歌曲:我遺忘已久的泰雅(看這個影片的 youtube)。

Backpacking in Australia

當老師的實務跟理論不同,需要休息。所以他2012去澳洲,買了機票就去了。旅行當中一直想念部落、想念孩子、想念媽媽。覺得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要回來前兩週接觸烏來國中小,回去教學。

他思考國小已經帶了社團,那國中也帶一個社團嗎?有什麼可以做得不一樣?他發想做:族語MV(毛利族青年做過的)。歌謠都是翻譯古謠的旋律,配上歌詞(Yaki Yagu 以及Yaki Nori 幫忙)。

後來小朋友有回饋與改變,慢慢小朋友對族語似乎比較有掌握,也跟他說想要穿自己舅媽織的衣服(–> 他很驕傲,小朋友慢慢有想法,從唱自己的歌到穿自己家人手織的衣服)。

329 為烏來而走—Mstranan烏來權益自救會 —> 接觸部落長輩的開始

他扮演自救會裡面的紀錄,一星期三四場。受到打擊—不同角色黨派家族恩怨,為了土地爭奪。導致有人要主導,部落抱怨怎麼有人沒有通知到,人家說是Yukan沒有通知。人家講他。

深耕部落

社會型學習計畫:蠻多樂酷的人支持

部落大學課程方面,很多人支持分享會活動。但是部落願意參與的人不多,但也找了許多願意做事的人。另外,他試圖拉近部落與學校的距離:關懷站-服務學習。小朋友來關懷站這件事,他希望每個月去一次,還在討論要怎麼做。小朋友在跟老人家互動的時候,深切發現學族語真的可以跟老人家溝通。

烏來國中小的小朋友來烏來關懷站,做跨世代的交流

烏來國中小的小朋友來烏來關懷站,做跨世代的交流

Yukan 深深地覺得在部落做活動需要有伴。他提醒要常常想初衷:孩子的笑容。

六月六日 Yoshifu去老屋教畫畫、他媽媽阿姨提供烤肉,實在能夠感受整個家族都在支持Yukan。他們家準備的烤肉是只用鹽巴調味的傳統味道,跟我習慣的塗很厚一層烤肉醬的烤肉很不一樣。

Yukan也很受感動,提到嘎西畫牆串起老中青代,有很多對話於此而生,老人來聊這裡面的故事等。讓他覺得部落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她也希望可以繼續串連更多的人。最後他放莎韻之鐘,因為他意識到部落老人的認同,日文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UNPFII 聯合國原住民族事務常設論壇

就是在那邊認識尤幹的。原民會那邊有一系列的參加成果報告,見

尤幹講得很有意思,說聯合國裡面開的會有點像區公所的會,而平行會議(side event)反而比較像在部落,叔叔阿姨們講自己的生命故事以及更有實質意義的事情。

Yukan 怎麼看學泰雅語在這個國際化時代的重要性

Yukan 說英文對他來講是個工具,他主要是跟小朋友對話,他說只要學會泰雅語:那你就可以聽得懂阿嬤講的話、你聽到很多故事。

至於怎麼學族語,Yukan說—怎麼學英文就怎麼學族語。或是透過九階教材。他自己參加福山的母語魔法學院,也密集的接觸過。

Pu’ing 用自己的方式,找路回部落

最後這段我覺得對我來講為深刻,就是Yukan講到他叔叔不浪尤幹,其實那時候他族語也是講的不是很好,但是想要為部落做一些事情。用自己的天賦跟方式去做。我很震撼,我發現像是Yukan或是不浪尤幹,他們看起來這麼「純粹泰雅」的,其實是背後有一段找路走回來的過程。

我發現其實大家都在找路找最適合自己的天賦與位置的方式回家,以前、現在、未來都不會是只有我單獨一人。沒有什麼好比的,我們都有各自的十字架,就只能堅持前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