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原住民的民族教育

你有沒有想過芬蘭的原住民民族教育是如何進行呢?是不是有特殊的學校,來實施?有促進升學的措施(如,族語認證後,升學可以加分25%之類)?

這個民族教育要分階段來看。第一、小學階段,原住民薩米族跟芬蘭小朋友混在一起在同一個小學上課,這跟講芬蘭語跟講瑞典語小朋友有各自的學校去上課,是很大的差別。講薩米語的小孩大部份上薩米的課,芬蘭小孩在另外的課堂上芬蘭語的課。但是遺憾的是下了課之後,仍然是芬蘭語的環境(source: The Finnish school system – A Taboo issue in Sámi language revitalization)。中學階段,在薩米的原鄉有職校–薩米教育學院–可供選擇,他們提供課程如下:

  • 手工藝系 — 分三組:寶石雕刻與處理、軟性物件的薩米手工藝(像是皮雕)、硬性物件的薩米手工藝(像是木雕)
  • 自然與環境系–包含自然研究組跟馴鹿養殖組
  • 餐旅管理系
  • 商業資訊科技系
  • 旅遊系
  • 社會與醫療照顧系–老人照顧組跟一般護理組
  • 高等教育系(銜接大學或科大的)
  • 媒體研究系
  • 薩米語言學程
  • 野外導覽學程

大部分課程都採取遠距教學,因為芬蘭幅員廣大、而且學生可能有其他事情要忙無法抽身的關係。上的課程也都會錄音放在教學平台上,事後補課也很方便。這個職校全部的經費都來自教育部,主要做當地人才訓用一條鞭,所有的科系都規定學生跟部落的小型產業做實習。另外,因為政策規定在芬蘭原鄉裡面,原住民有文化語言的自決權,所以族語老師、地方族語電台開缺很多,都是月薪制,很穩定,所以不太會有找不到工作的情形。

大學階段,在北邊最大的Oulu大學有Giellagas Institute ,是在人文學院裡面,但是經費直接來自教育部。他們主要經營兩個系:薩米語言學系以及薩米文化學系,語言學的學生要精通薩米語(北薩米語或是Inari薩米語),因為系上課程都以薩米語進行;文化學系的學生是主要用芬蘭語上課,但是薩米以及英文也會用到。

但是,芬蘭的民族教育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一帆風順。Rauna Rahko-Ravantti 是在都市中長大的原住民,幸虧媽媽堅持跟她講薩米語,到今天她可以用薩米語無礙的溝通。她即將在拉普蘭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博士論文中她專研薩米民族教育在芬蘭體制下的發展。她研究中發現薩米民族教育地位在芬蘭的學校體制中角色很弱,教學是否發展的起來很大程度要看老師自己個人的自覺。Rauna的論文也指出薩米民族教育的自決權必須增強,尤其是在地方的層級。最糟的情況是學生只得到薩米作為一種『語言』的教學,能不能也學薩米文化、手工藝、音樂傳統、馴鹿經濟以及漁獵等,要倚靠各地教師自己的良知。

rauna-rahko-ravanti

Rauna Rahko-Ravantti (source: YLE)

Advertisements

7 Sámi stories 七個薩米故事

今天去看了七個薩米故事的放映會,前言20分鐘,加上電影1小時半,總共加起來兩個小時以內解決。這邊有預告片給你有個概念大概是怎麼樣子的類型影片。這個七個薩米故事在去年的特倫姆瑟國際電影節廣受好評,所以芬蘭這邊才拿來放映。

電影前言是一個有薩米血統的專欄作家 Helga Siljander來做的介紹,我可以聽到薩米口音隱隱約約在她的英文字裡行間透出,有點懷念以前上薩米語課的情況。要是再多記得一點薩米語的知識就好了。她指出這個放映會是Kulturkontakt Nord推出的薩米系列活動第一彈,之後在二月會陸續推出另兩個活動。「到底怎麼樣才能叫做薩米的電影呢?是有關於薩米的就算嗎?還是有找薩米的演員就算呢?」她自問自答說:「至少在導演、製片或編劇三個裡面要有一個人自己是薩米族才能算吧。」我覺得這個蠻重要的,因為我可以想像台灣的原住民電影應該也會遇到相似的疑問吧。

 

很多人對薩米電影有興趣呢!

 
今天放映的所有七個故事介紹在國際薩米電影協會 (International Sámi Film Institute) 這邊都可以找到。這七個薩米故事的主旨是給當代薩米族發聲的機會,尤其是新一代薩米族怎麼去與他們身處的世界互動。藉由看這個影片,觀眾可以深入薩米傳統領域的核心地帶–也就是芬蘭、瑞典、挪威以及俄國極北之地。

 

這邊給你七部片的簡單中文:

  1. 薩米男孩 SÁMI BOJÁ – 導演: Elle Sofe Henriksen
    關於小小牧養馴鹿男孩Mikkeli的故事
  2. HILBES BIIGÁ – O.M.G. (OH MÁIGON GIRL) – 導演: Marja Bål Nango
    兩個女孩決定要啟程去搭便車冒險
  3. 薩米傳統領域,萬歲萬歲萬萬歲  ELLOS SÁPMI – LONG LIVE SÁPMI – 導演: Per Josef Idivuoma
    Kapinallinen komedia karismaattisesta naistenmiehestä Klemetistä ja tapahtumista, jotka kuvaavat miten saamelaisparlamentti perustetaan. Tositarina perustuu Niillas A. Sombyn elämään. Somby on ollut itse mukana kirjoittamassa elokuvan käsikirjoitusta.
  4. 燃燒的太陽 IĐITSILBA – BURNING SUN – 導演: Elle Márjá Eira
    關於牧師狂熱地要禁止薩米族人戴薩米帽的故事
  5. EDITH 與 ALJOSJA – 導演: Ann Holmgren
    Rakkaustarina, joka käsittelee luonnonvoimia ja kulttuurisia erilaisuuksia.
  6. ÁILE JA ÁHKKU – ÁILE 跟奶奶 – 導演: Silja Somby
    Áilella on salaisuus, joka voi vaikuttaa hänen suhteeseensa omaan isoäitiinsä.
  7. 悲慟的動物 GIKSAŠUVVAN EALLI – THE AFFLICTED ANIMAL – 導演: Egil Pedersen
    Elokuva kuvaa toimimatonta isä-tytär-suhdetta.

我覺得每部片都有重點,我尤其喜歡處理原住民文化、傳統、認同在新一代身上的狀況,真的很喜歡。希望回到台灣可以有機會看到類似的原住民短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