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蘭,實踐產地到餐桌

昨天去田裡散步,發現三個月放牛吃草的田居然有紅蘿蔔跟馬鈴薯在那兒長得超好!

想要進一步了解芬蘭租田的耕讀細節,可以看我在水鹿遇到馴鹿寫的耕讀文。

今年太貪心租了兩塊十平方公尺的田,完全連除草都除不完。幸好有弟弟暑假從台灣飛來幫忙除(ㄟ!)⋯今天才有那麼好的收成。

長得健康的胡蘿蔔

今年第一次收成胡蘿蔔,又激動又興奮,自己從產地到餐桌的過程真是一種療癒又充權的過程。

隨便拔個三株,就那麼多!

Advertisements

論文的書寫方式

上學期做了不少論文的討論與報告,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評論,就是這群芬蘭老師說我的書寫形式跟一般學術的線性書寫有落差,比較像是循環的同心圓書寫。

我一聽傻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師都太客氣,不好意思講這樣的學術書寫訓練不夠。但仔細觀察聆聽老師的評論,她們不是指桑罵槐的意思,反而是一種新奇與鼓勵我去思辨為什麼我會這樣寫。

芬蘭政治系老師A說,她常常覺得看這種非線性的書寫方式會卡卡的,因為在學術界已經太習以為常用線性書寫。所以她常常會拿我的文章,指著某幾段,問我到底這跟其他段有什麼關聯。她也常常因為我的動詞用的不對而苦惱,倒不是因為她是「文法納粹」,而是⋯她就是看不明白因果跟我想表達的是什麼。她左思右想,說她早期的時候也是這樣的”process writer” ,但在學術界久了就慢慢學會這套新的溝通方式。她鼓勵我去多看多寫,慢慢就會了。

芬蘭社會系老師S說我這種非線性的書寫方式很有意思,應該要去思考怎麼把這種書寫當作解殖的工具,會很精彩。她這番話整個讓我感動不已,希望我可以找到我自己言說的方式,用自己認同的方式、說自己的故事。

就像芬蘭自在生長的大樹一樣,希望論文能日漸茁壯、長出美麗完滿的枝葉\(≧▽≦)/

在芬蘭野外宿營-準備篇

野外宿營聽起來就是台灣暑期營隊常常有的活動,我從小也參加過幾次,印象非常模糊,不太記得自己實際搭帳篷的體驗。最近的一次是跟家人組織的爬山團去屏東,在view超好的海邊合力搭四人帳。

芬蘭露營很風行、也幾乎處處可露營,五年來住這邊卻從來沒有機會嘗試看看。很興奮總算要自己出去露營、體驗一下野外宿營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而且芬蘭真的是主打自然與野外的地方,來芬蘭卻沒有接近自然,真的像是入寶山空手歸。

來自台灣的朋友都知道台灣毒蛇很多,能咬一口就致死的六大毒蛇更是要小心。以前小時候住在烏來,常常聽到龜殼花在公共停車場出沒咬死人的事件,實在記憶猶新。反觀芬蘭的毒蛇只有一種,而且毒性不怎麼強。

Finland’s only poisonous snake is the Adder, or Common Viper, but it is really only dangerous to small children, old, weak, or sick people, or those with an allergic reaction to viper venom. The last known death to have been attributed to a bite from a Common Viper in Finland was in 1984, nonetheless, anyone who is bitten by one should seek medical assistance immediately. (Source: discovering Finland, Finnish wildlife)

為了以防萬一我就是那麼帶賽被它咬到,我特別去附近藥局買了一盒抗蛇毒錠,裡面共三顆藥錠,一被咬到就要馬上吃,吃下的半小時內避免大量喝水。

“kyy”是毒蛇龍紋蝰;hydrocortisone就是主要成分


2014的芬蘭新聞說芬蘭東部的被蛇咬傷患者多,裡面還附贈芬蘭毒蛇龍紋蝰照片一張,有興趣可以點YLE news: Eastern Finland is this year’s snakebite hotspot. 巧的是,平常被咬傷最多的個案卻是我要去露營的西南沿岸群島區。

芬蘭地圖以及上灰影的沿岸群島區


因為臨時決定要去宿營的關係,我在出發當日的早上才買了心儀已久的帳篷:Frilufts的輕量兩人帳,總價250歐元,規格如下:

  • 隧道式的設計
  • 總重量3530公克
  • 收納尺寸:長寬50*20公分
  • 帳篷內部高度:100公分
  • 外帳:耐水壓3000
  • 底部:耐水壓5000
  • 鋁合金營柱

希望這樣的規格可以讓我們的宿營快樂又順遂。另外,我也買了同牌子可充氣的地墊。這樣加上家裡本來就有的睡袋,應該最基本的裝備也勉強有了吧。

從防水袋中拿出的可充氣式睡墊,希望它夠厚


左邊是鋁合金的雙人帳,右邊是可充氣式地墊


當然出外露營我也不免俗帶了曼秀雷敦跟防蚊液,希望蚊蟲不要太多才好。食物的話一些蔬果等等抵達土庫之後再買,因為聽說要去的奧蘭食物跟蘭嶼一樣貴。

Getting to know birth trees in Finland 

Birth trees (koivu in Finnish) are everywhere in Finland. It’s so common that the birth elements are widely used in Finnish design.

Today I got to know two different kinds of birth tree : silver birth (Raudoskoivu) and downy birth (Heiskoivu).

you can tell whetger it is silver birth by its leaf

can you tell the difference?

it’s often a but rugged so a lot of black patterns are show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