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不只是有薪酬的,而是一切「為了生活所執行的事務」。

或是,「需要花時間與心力去做的事情」都應該被看成工作(Smith, 2005)。

以社工實踐來講,就不只是理性清楚的「專業」的紀錄表單或是成效報表,而是包含那些讓合作得以發生、你要與之共生的的混亂與多變,每天不懈的奮鬥、協調、信任建立與各式各樣有的沒的的勞動。

以教師實踐來講,工作就不只是SSCI研究期刊發表篇數、教授課程時數與一目了然的教學評估表,而是要考慮進去研究者沒日沒夜恐懼下個獎助金可能申請不到、混亂沒系統的生涯規劃、不符邏輯去非政府組織做志工、花時間去為人權社運奮鬥等等,表格上無法呈現的真專業、真工作。

「建制民族誌提供一個眼光與探究路徑,除了處於自己立足點上的觀點,能對組織、影響自己每日生活的權力結構、社會關係能有更多認識,更能掌握統治關係運作機制的知識。就像是每個人都站在一座山上的一個座標上,建制民族誌提供一個將別人對治標的吃來的具體方式,每個人的位置都有助於我們更看清楚這座山,而非落入『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狀態。透過建制民族誌的分析,我也藉此看清楚我與阿朱並非只是單純的兩個人相遇,所遇到的一些問題或負面情緒,不只是雙方關係中的張力,更代表了一些結構面的權力運作影響了我們的關係,或在我身上造成矛盾。建制民族誌幫助我框定我跟阿朱的工作經驗,是嵌卡在何種社會脈絡中,更看見是什麼樣的工作流程與其如何影響我們,進而對自己與世界間的關係有重新理解的可能。」

讀:阿朱上班去:建制論述中消失的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