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的書寫方式

上學期做了不少論文的討論與報告,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評論,就是這群芬蘭老師說我的書寫形式跟一般學術的線性書寫有落差,比較像是循環的同心圓書寫。

我一聽傻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師都太客氣,不好意思講這樣的學術書寫訓練不夠。但仔細觀察聆聽老師的評論,她們不是指桑罵槐的意思,反而是一種新奇與鼓勵我去思辨為什麼我會這樣寫。

芬蘭政治系老師A說,她常常覺得看這種非線性的書寫方式會卡卡的,因為在學術界已經太習以為常用線性書寫。所以她常常會拿我的文章,指著某幾段,問我到底這跟其他段有什麼關聯。她也常常因為我的動詞用的不對而苦惱,倒不是因為她是「文法納粹」,而是⋯她就是看不明白因果跟我想表達的是什麼。她左思右想,說她早期的時候也是這樣的”process writer” ,但在學術界久了就慢慢學會這套新的溝通方式。她鼓勵我去多看多寫,慢慢就會了。

芬蘭社會系老師S說我這種非線性的書寫方式很有意思,應該要去思考怎麼把這種書寫當作解殖的工具,會很精彩。她這番話整個讓我感動不已,希望我可以找到我自己言說的方式,用自己認同的方式、說自己的故事。

就像芬蘭自在生長的大樹一樣,希望論文能日漸茁壯、長出美麗完滿的枝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