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的多元文化

來芬蘭念碩士第一年的時候,一直有人問芬蘭那麼單一文化種族的國家,來這邊念多元文化不是很奇怪。尤其是巴西或加拿大那種數代移民文化積累到簡直有腐植質出來的地方,為什麼到芬蘭這個貧瘠的地方。

這要解釋到移民與原住民在理論與實踐上的差異,下次再說。但是其實就多元文化來講,芬蘭沒有她形象上那麼同質、那麼「白」。芬蘭的國家形象文宣做的很有技巧,一打出芬蘭牌,大家自動被桑拿、sisu、平權、教育、設計所迷惑的眼花撩亂,其實這層文宣皮剝掉之後,今年建國百年的芬蘭出奇地多元。

今天做社區樂齡老人咖啡廳志工,70歲的志工瑪雅解釋為什麼她講俄文對社區很重要。在幾年前芬蘭人人懷念的社民黨總統Koivisto決定張開雙臂歡迎在史達林俄共統治下的芬蘭人民回歸祖國。這群芬蘭人,是講俄語的芬蘭人民,而且目前正是需要長照的一群人。

薩米原住民在芬蘭也是有很長的歷史,目前薩米在芬蘭透過薩米議會有行使有限的文化語言自決。講好聽是議會,但根本無實權,決策也沒有拘束力,有點想顧問性質。但因為芬蘭可能地廣人稀,薩米分佈又散,簡直就是眼不見 心不煩,沒看到薩米就當作沒問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