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義大利的羅沙哥

羅沙是個中年的義大利人,約180公分的身高跟有點風霜但不減倜儻的笑容。因為看起來約40出頭,就叫他羅沙哥吧。

最具特色的是他有媲美獅子王裡面刀疤的翹鬍子,他也有健康黝黑的地中海膚色。他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高級中學附屬國小教書,學生從7歲到18歲都有。今天有機會認識他、也順便跟他閒聊一下,講到我們各自學習芬蘭文,以及與人互動的經歷。

學習芬蘭文是每個外國人心中永遠糾結的一塊,這個是赫爾辛基大學旁邊Qulma湯廚房老闆認為最有用的芬蘭文,他在最近出了的書中講他自己在芬蘭的驚艷

我在芬蘭文上下過五年功夫在課外時間學習,在前年也拿到中級語言證書,算是粗淺知道這個語言的特色跟學習的困難。羅沙哥更強,在義大利時就主修芬蘭文四年,之後很自然就到芬蘭工作。他說要把這個語言練到可以講、與人對話,可能一年時間。之後就可以用與人互動的方式,邊說邊練、邊犯錯邊學。

羅沙哥有南歐人很常見那種直抒胸臆的個性,想到什麼講什麼,毫不猶豫或造作。他直言,芬蘭這個民族是他見過唯一自信心低到無法用自己語言回話的—無論你芬蘭文多好,只要芬蘭人看到你不是白人,他們就自動轉成英文跟你對話。他對芬蘭人看膚色講話這件事情很不以為然,他認為芬蘭人就是看到他的膚色,就幫他決定了他沒有使用芬蘭語的能力。

fnm-finnish-language

「芬蘭人的夢靨」是芬蘭的平面設計師Karoliina Korhonen做的創作。主要描繪芬式禮節跟習俗、甚至是一些芬蘭的刻板印象。(Source: 5th Wave Brands)

我覺得他跟我大相徑庭的解讀芬蘭人看人轉語言這件事很妙。因為從我的觀點,我頂多看成芬蘭人要效率,你反應太慢,有能力的芬蘭人就用措手不及的速度直接轉英文。有時候真的很緊張,怕他們會突然轉,這樣我就沒辦法練習。

羅沙哥聽我這麼說,用堅定的眼神看著說:「他們沒有自信用自己的語言,是他們的問題,完全不是妳的問題!」他說他就是這樣,當芬蘭人轉的時候,他就繼續講芬蘭文,直到芬蘭人自己覺得怪怪不好意思,就願意轉英文。

羅沙哥的觀點是,在什麼國家,就用這個語言跟人交流對話,這是天經地義。就像是你不跟魚跑步,你跟魚游泳;你不跟鳥游泳,你跟鳥飛翔。一樣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