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的核能狀況

慚愧!一直不是很了解核能,希望可以透過書寫,來整理到底台灣x芬蘭,這兩個國家目前核能的一個比較性的理解。

可以確定的是,芬蘭高度仰賴核能,甚至比台灣還要仰賴核能。芬蘭全國電力的三成倚賴核能發電。

根據中電的統計,芬蘭四個核反應堆供應了34.6%的電力。這樣的數目字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其實不是很高,畢竟像是比利時七個核反應堆供應了47.5%的電力、法國58個核反應堆供應了76.9%的電力、匈牙利四個核反應堆供應了53.6%的電力、瑞典10個核反應堆供應了41.5%的電力。亞洲國家相較之下倚賴核能發電程度其實是低的,比如說台灣六個核反應堆,但是供電佔整體供電比例只有18.9%。

芬蘭一共有四個核反應爐在運轉,如下圖所示,兩個是蓋在緊鄰俄國的名叫 Loviisa的小鎮,距離首都赫爾辛基約90公里,這兩個反應爐分別是在1977年以及1980年開始運轉。如果用台灣的狀況來理解,可能有點像「核一」跟「核二」;另兩個是位在名叫 Olkiluoto的芬蘭西部小島上(所以有點像「核三」跟「核四」囉?),是在芬蘭古都土庫(Turku)北邊約120公里處。

這個位於 Loviisa 的芬蘭版核一與核二,是屬於壓水式反應爐。台灣的核三廠反應爐一號機與二號機都屬於壓水式反應爐。壓水式反應爐是屬於非常常見的反應爐,根據科技部的科學Online的「核反應爐分類」指出:

目前全世界核電廠、核潛艇和核動力航空母艦等使用的反應爐中均以壓水堆為主,截至2000年底,全世界有258座運行中的反應爐,佔總數的64.6%。

來源:台電的核能看透透 Nuclear Energy

壓水式反應爐(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 簡稱 PWR)是常見的核子反應爐。

位於 Olkiluoto 的芬蘭版核三與核四,則是屬於沸水式反應爐。台灣核一與核二廠的一號機與二號機都是屬於沸水式反應爐。根據科技部的科學Online的「核反應爐分類」指出:

沸水反應爐是第二常見的核能發電反應爐型式,在五十年代中期由愛德荷國家實驗室(Idaho National Laboratory)與通用電氣公司共同研發成功。現在主要製造廠商是專門設計與建造這類反應爐的奇異日立核能(GE Hitachi Nuclear Energy)。

來源:台電的核能看透透 Nuclear Energy

沸水式反應爐(boiling water reactor, BWR)

芬蘭的Olkiluoto核三廠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是在1986年車諾堡核災之後蓋的。芬蘭是在車諾堡之後,西方國家中第一個有膽子給核電廠建築許可的國家。但他面對很多問題,尤其是法國核能集團公司Areva簽約該在2009年蓋完機組,但幾番改口,現在變成2018才能蓋完;估價也連翻數倍,從一開始信誓旦旦說30憶歐元就可以、現在到85億歐元。(source: Areva Says Finnish Nuclear Reactor Ready in 2018)

The OL3 plant in Eurajoki is being built by the French nuclear company Areva and was supposed to be ready in five years (2004–2009), being a calling card for nuclear industry’s second coming globally. However, the project has faced serious problems in planning, construction and safety automation. The project is delayed over nine years at the moment.(source: Deckert Distribution: Return of the Atom/ Atomin paluu)

芬蘭的兩位導演Mika Taanila 跟 Jussi Eerola以紀錄片 “Return of the Atom” 呈現位在Eurajoki核三廠帶給平靜小鎮的壓力、躁動跟波瀾。請看這個紀錄片的預告

芬蘭目前正在籌建的核五是蓋在波羅的海沿岸的Pyhäjoki自治市、Hanhikivi半島之上。這個核五建造過程中有引起民眾抗議,比如說去年春天的 ANTINUCLEAR RESISTANCE IN PYHÄJOKI, FINLAND – JOIN THE STRUGGLE! 抗爭。去年五月一開始引發爭議是Fennovoima公司在沒有取得居民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在Pyhäjoki沿岸砍樹堅壁清野、準備蓋核電廠。環保團體指出Fennovoima在合法建照還沒下來的情況下就開始砍樹預備建廠、這樣危害稀有鳥類跟其他動物的棲地。抗議的環團指出這個沿岸是很多當地居民小木屋跟遊憩的地方,現在Fennovoima可能甚至蓋圍牆把這些人的基本權利剝奪。

nuclear-protest-2016

2016年6月29日的街頭遊行抗議核五電廠的設置(「Fennovoima懸崖勒馬:一起救救Pyhäjoki」). Source: Stop Fennovoima! Anti-nuclear protest camp

這個很有意思,因為根據報導,其實一開始的爭議並不是核能安全或核廢料的安置處理,而是對當地自然環境的影響。事情發展到今年,根據 Stop Fennovoima 網站指出,民眾對核電廠的抗議已經擴展到核廢料議題,以及對核能的不信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