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原住民的民族教育

你有沒有想過芬蘭的原住民民族教育是如何進行呢?是不是有特殊的學校,來實施?有促進升學的措施(如,族語認證後,升學可以加分25%之類)?

這個民族教育要分階段來看。第一、小學階段,原住民薩米族跟芬蘭小朋友混在一起在同一個小學上課,這跟講芬蘭語跟講瑞典語小朋友有各自的學校去上課,是很大的差別。講薩米語的小孩大部份上薩米的課,芬蘭小孩在另外的課堂上芬蘭語的課。但是遺憾的是下了課之後,仍然是芬蘭語的環境(source: The Finnish school system – A Taboo issue in Sámi language revitalization)。中學階段,在薩米的原鄉有職校–薩米教育學院–可供選擇,他們提供課程如下:

  • 手工藝系 — 分三組:寶石雕刻與處理、軟性物件的薩米手工藝(像是皮雕)、硬性物件的薩米手工藝(像是木雕)
  • 自然與環境系–包含自然研究組跟馴鹿養殖組
  • 餐旅管理系
  • 商業資訊科技系
  • 旅遊系
  • 社會與醫療照顧系–老人照顧組跟一般護理組
  • 高等教育系(銜接大學或科大的)
  • 媒體研究系
  • 薩米語言學程
  • 野外導覽學程

大部分課程都採取遠距教學,因為芬蘭幅員廣大、而且學生可能有其他事情要忙無法抽身的關係。上的課程也都會錄音放在教學平台上,事後補課也很方便。這個職校全部的經費都來自教育部,主要做當地人才訓用一條鞭,所有的科系都規定學生跟部落的小型產業做實習。另外,因為政策規定在芬蘭原鄉裡面,原住民有文化語言的自決權,所以族語老師、地方族語電台開缺很多,都是月薪制,很穩定,所以不太會有找不到工作的情形。

大學階段,在北邊最大的Oulu大學有Giellagas Institute ,是在人文學院裡面,但是經費直接來自教育部。他們主要經營兩個系:薩米語言學系以及薩米文化學系,語言學的學生要精通薩米語(北薩米語或是Inari薩米語),因為系上課程都以薩米語進行;文化學系的學生是主要用芬蘭語上課,但是薩米以及英文也會用到。

但是,芬蘭的民族教育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一帆風順。Rauna Rahko-Ravantti 是在都市中長大的原住民,幸虧媽媽堅持跟她講薩米語,到今天她可以用薩米語無礙的溝通。她即將在拉普蘭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博士論文中她專研薩米民族教育在芬蘭體制下的發展。她研究中發現薩米民族教育地位在芬蘭的學校體制中角色很弱,教學是否發展的起來很大程度要看老師自己個人的自覺。Rauna的論文也指出薩米民族教育的自決權必須增強,尤其是在地方的層級。最糟的情況是學生只得到薩米作為一種『語言』的教學,能不能也學薩米文化、手工藝、音樂傳統、馴鹿經濟以及漁獵等,要倚靠各地教師自己的良知。

rauna-rahko-ravanti

Rauna Rahko-Ravantti (source: YL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