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住宿式機構:對照芬蘭經驗

在參加台灣有關長照的研討會討論,常常會看到小型住宿式的機構代表,他們非常憂慮長照法通過,會讓他們面臨存亡的危機。到底什麼是小型住宿式機構呢?

小型住宿式機構應該就是在台灣的都市裡常見的所謂「老人養護機構」;小型,是指收容5~50人。他不需要立案成為財團法人,但是也不享有對外募捐、接受補助跟租稅減免(source 老人福利法)。這種機構通常是給需要密集照顧的老人,因為他們中重度失能的狀況需要器材機構的支援,比如說私立大坪林養護中心所敘述的收案標準(source 私立大坪林養護中心):

  • 1.慢性病需護理照顧者.
  • 2.日常生活無法自理者.
  • 3.三管病患.(氣切.鼻胃管.尿管).
  • 4.癌症末期.(可與安寧病房合作)
  • 5.失智老人.需無暴力行為.
  • 6.植物人.癱瘓或長期臥床.
  • 7.經臨床評估通過者.且無傳染病或精神疾病

台灣現存的機構式照顧,以這種小型養護式的最多,佔養護機構總數的九成(政大碩論佳男)。但是在原鄉很難看到這種好像在都市很常見的小型住宿式–至少在烏來區沒有、復興區沒有、大同鄉那邊也沒有。台灣目前有925家的私立小型住宿式機構,截至2015年提供三萬六千個床位。社團法人台灣長期照顧發展協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崔麟祥指出,小型住宿式機構對提供社區化的老人照護,實在很有貢獻。尤其是支援那些有失智症老人的家庭,因為把失智症患者送到小型住宿式機構,可以減輕照顧者的負擔。他認為小型住宿式機構的存在,長照社區資源會成長、而且照顧者(在台灣通常是指informal care範疇,像家屬親友)跟被照顧者的權益會得到維護(source: 蘋果即時論壇:社區長照為何越來越嚴峻)。崔先生會寫這篇文章,多半是跟長照法通過,給小型住宿式機構帶來的風暴有關。

2015年通過、2017實施的長照法要求,全部的住宿式機構都必須要「法人化」。這樣的法人化,可能會促使很多小型機構倒閉(source 小型長照機構存亡 公聽會交流 2016/03/01),原因是法規 one-size-fit-all 的規定,尤其是22條和62條,針對住宿式長照機構必須法人化的規定,會使得中小型機構難以維繫(source PTS 2016.02.26 住宿式長照機構法人化 民間:有困難):

現行法規,老人福利機構設立標準,長期照護型機構樓地板面積,按收容老人人數計算,平均每人應有十六點五平方公尺以上,每間寢室最多設6床,必須設殘障廁所;但有許多在市區的機構建築格局卻無法更改,將造成都會區可能沒有小型機構存在,必須要前往郊區才有可能(source 小型長照機構存亡 公聽會交流 2016/03/01

長照法通過,對機構的影響在於機構設置,在通過前「機構住宿式:由財團法人或私人設立」,但是在通過後,「‧長照財團法人或長照社團法人設置  ‧五年內完成改制或換發」(source 衛福部長照政策專區

elderly people in Finland-stat

芬蘭的機構式長照

芬蘭的地方政府在機構式長照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九成以上的機構式長照是公家的。換句話說,芬蘭的長照制度是以政府提供的正式人力所支撐的服務為大宗。只有約15%的65歲以上老人依賴非正式人力(比如說親友)的照料。照顧者方面,75%為女性;39%的照顧者自己是65歲以上;43%的照顧者是老人家的另一半。

芬蘭長照強調在家養老,但是銅板的另一面就代表著機構照顧的不足。比如說老人家在芬蘭,如果要去機構住,是要等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才排的到位置。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