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夜晚的加灣/Qowgan

  
「Qowgan為「大竹子」之意。代表人物有:田信德。」(原住民資訊網)

「本村約650戶,2200人,近兩千人都是太魯閣(Truku)族人,男女人口比率相近,分三棧及加灣二個社區,村民大多務農為生,三棧社區的三棧溪近年封溪護魚,雅緻的山水河谷景觀,俗有小太魯閣之稱,配合著太魯閣族風情的人文,以及美味的原住民風味餐、溯溪、攀岩等等活動,具有觀光發展潛力;加灣社區有較濃厚的農村氣息,社區內亦有原住民手工藝工作坊及民宿設立。」(秀林鄉公所)

 

基督教 、天主教 、真耶穌教是家灣三大宗教

  
「加灣部落舊稱「卡烏灣」,為「大竹子」之意,後譯為加灣。原屬於佳民村,民國42年與三棧部落並為一村,初名為加灣,後改為景美。 

從太魯閣峽谷遷至現在加灣部落後方的山谷內,為了求生存再移到前山盾麓。日據時代,政府為了管理之便,又將部落族人搬移至現在的加灣部落。 

部落地形是長條形,從北至南莫約三公里。前程滄海,後倚臥龍,中央山脈與太平洋相距不到兩公里,這裡的人民,或許因為受到文化背景的薰陶,個性剛烈,排他性格較突現,約60年前基督宗教進入,影響當地居民性格轉為溫和、友善。目前,因社區發展協會的興起,部落才開始傾向整體發展,對於加灣部落未來,充滿了無限希望及光明。」(原住民資訊網

 
根據秀林鄉公所的景美村資料指出:

「■村里歷史沿革:

景美村位於秀林鄉偏東之中央,西依中央山脈之加禮宛山,北鄰秀林,南接佳民,東以蘇花公路與新城鄉康樂村為界。現今有兩個聚落:一為Pratan三棧聚落,三棧位居花蓮市北方約16公里,三棧溪(舊稱巴拉丹溪)下游,其三面為加禮冠山北峰、桑巴拉堪山、崙外山所包圍,為一海拔33公尺之台地;二為Qowgan加灣聚落,該聚落位於花蓮市北約14公里處,加禮宛山北峰東面山麓,北起三棧,南迄Pnaqan Duhung山廣,景美又分有四個大小聚落,以加灣派出所為中心,其分部地區為「Djima景美」、「山廣」、「得呂可」、「Qowgan卡奧灣」四個聚落,合稱「加灣」,因以「卡奧灣」人口最多,且為村重要機關所在,故族人常以「卡奧灣」稱之。

景美村落面積1124.6公頃,原住民人口2,156人(92.10),居民以太魯閣族人為主。三棧溪流域河水清澈、山勢秀麗,又距離鐵、公路近且動線流暢,又為小太魯閣美名,適於發展觀光事業。

據訪談林喜文(景美)、林景山(三棧)調查了解,本村在族人認知屬外太魯閣區域聚落,外太魯閣地區太魯閣人大多住於蘇瓦沙魯,欺可依、巴支干、恩玻奇恩、西寶、科蘭等部落,是以景美村民大部分自科蘭移出,越過科蘭山與桑巴拉堪山之間鞍部散居於三棧溪中、上游一帶山後,現今景美村落主要有二個聚落,一為三棧,一為景美(舊稱加灣或稱卡奧灣)。光復初,三棧原屬秀林村一部,加灣屬佳民村之一部。1953年,歸為一村,初名加灣,2年後改名景美。其聚落如下所述:

1、三棧據落:

三棧位居花蓮市北方約16公里,三棧溪(舊稱巴拉丹溪)下游,其三面為加禮宛山北峰、桑巴拉堪山、崙外山所包圍,為一海拔33公尺之台地。Paratan族語之意為菰瓜。在前清末葉,三棧溪下游兩岸建有巴拉丹、洛韶、斯莫旦巴魯、卡拉卡與達給隆凱五個部落,皆為烏明巴拉斯(Umin Paras)後裔所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巴拉丹稱為「三棧」。

2、卡奧灣聚落:

此聚落位於今景美村西側山腹,加禮宛山北峰東面山麓,有卡奧灣Qowgan、里奇痲Djima、巴達岡Btakan、得呂可Driq、山廣Pnaqan Duhung,其分部地區為:

(1)卡奧灣:位居於加灣現址西方高地,Qowgan族語為居住地的高山長滿麻竹之意。居民皆係屬希達岡社人後裔,原住中橫公路寧安橋北端上方台地。

(2)得呂可:族語稱Driq(得呂可)為山麓角邊之地之意。位於景美派出所南方約1公里餘之山麓,故名。

(3)里奇麻:位於東南山腹,因其地產桂竹,族語稱桂竹為Djima,故名。

(4)山廣:太魯閣族人出草時棲息處,在此用木頭作木臼(Duhung),當族人離開後,敵人來到此地看到族人用過的木臼,就劈成數塊,族人稱之為Pnaqan Duhung。

目前村中設有發展協會,以推廣傳統技藝為主;另自2004年起,公所規劃景美村護溪活動,三棧社區之三棧溪封溪1年,藉著景美村的自然美景和生態的完整性,作為未來觀光生態、觀光產業的有利資源。村長並著手規劃,鼓勵社區年輕人,踴躍投入護溪及未來觀光工作,並能紓解目前嚴重失業問題。」

   
  

Advertisements

The Dolgan 多爾干人

The name Dolgan means ‘people living on the middle reaches of the river’. Other names were used, including “toa / toalar / toakihi / toakihilär (‘people of the wood’), toatagolar (‘nomadic people’), and tagal / tägäl (‘a tribe, a people’)” (Dolgan(Дулҕан / Һака), n.d.). According to Ziker, the Dolgan is one of the 26 indigenous ethnic groups in the Siberian North, “the total population of all 26 groups is about 160,000; Dolgans number about 6,000” (2002: 183). A more precise estimation according to the 2002 census data was 7,330 persons (Siegl and Rießler 2015: 186).

dolgan geographic distribution

Language map of “Indigenous peoples of the North, Siberia and Far East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The Dolgan people live sparely from each other. Most of them live in the northernmost federal subject of Russia, or the Taymyr Dolgan-Nenets Autonomous Okrug (Russia: Таймы́рский Долга́но-Не́нецкий автоно́мный о́круг). More specially, they live in the south and east of the autonomous Okrug (a governmentally designated district). As Dudinka is its administrative center, it is home for many Dolgan people. At the same time, a small Dolgan diaspora live in the neighboring Sakha (Yakutia) Republic at the Anabar District (Nuttall 2004: 505). The Dolgan people is the most numerous ethnic group in Taymyr Peninsula, consisting 10 per cent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Nuttall 2004: 505). In particular, there are around 5,500 Dolgan living on the Peninsula, but no reliable numbers available on the percentage of native speakers among them (Siegl and Rießler 2015: 192).

Concerning Dolgan’s genealogical affiliation, it belongs to Turkic language family. The closest relative of Dolgan language is Yakut (Sakha). Whether Dolgan is a dialect of Yakut is not settled; in Turcology from Western Europe, Dolgan is commonly classified as a dialect of Yakut. However in Russia, Dolgan and Yakut are classified as two separate languages due to political reasons (Siegl and Rießler 2015: 192). Like Finnish, Hungarian, and Turkish, Dolgan has vowel harmony and is agglutinative, and has no grammatical gender.

In terms of the religion for the Dolgan people in Russia, 60 per cent is Christianity and 35 per cent is ethnic religion. The primary religion subdivision is Orthodox (Dolgans in Russia, n.d.). Dolgan was first written with Latin alphabet in the 1920s. Since the 1940s the Cyrillic alphabet similar to the one used for Yakut had been adopted (Dolgan(Дулҕан / Һака), n.d.). The first book in the Dolgan language was published in 1973 with the Yakut alphabet. In 1984, the first Dolgan language primer was published (Dolgan, n.d.).

In regards of the vitality of Dolgan language, it is relatively less endangered as the Enets language, at the same time it can be categorized as threatened with the tools from Fishman’s Assessment Grid (Dolgan language, n.d.). It is less endangered because Dolgan language is taught to children and it enjoys special status as a regional lingua franca in the Taimyr region. However scholars point out that it is unclear whether this situation can continue, given the percentage of ethnic Dolgan people who consider their mother tongues as Russian increased to 35 percent (Grenoble and Whaley 2006: 72).

Two examples are given as follows as an attempt to utilize Fishman’s Assessment Grid for Threatened Languages to access Dolgan. First, the situation of how Dolgan transmitted through education system various from place to place. Researchers noted that in the district capital Dudinka (where a large Dolgan diaspora currently lives) the language is still not taught regularly despite several isolated attempts during the last two decades. At the higher secondary level, Dolgan is taught at the Dudinka college, but only optional (Siegl and Rießler 2015: 198). Second, the position of Dolgan in the media is weak in both local and central levels. The empirical study shows that Dolgan language was used in radio broadcasts on weekdays “about three times a week and lasts about 30 minutes. In fall 2006, an attempt to broadcast weekly news in Dolgan on the local TV station was started, but this was stopped only a few weeks later when the announcer quit his job. In 2008, the same announcer was re-hired and the service is currently running again.” (ibid).

Reference

Dolgan(Дулҕан / Һака). (n.d.). In Omniglot: the online Encyclopedia of writing systems and languages. Retrieved from http://www.omniglot.com/writing/dolgan.htm

Dolgan. (n.d.). In World Culture Encyclopedia. Retrieved from http://www.everyculture.com/Russia-Eurasia-China/Dolgan.html

Dolgan language. (n.d.). In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thnologue.com/language/dlg

Dolgans in Russia. In Joshua Project. Retrieved from https://joshuaproject.net/people_groups/11593/RS

Grenoble A. L. & Whaley J. L. (2006). Saving Languages: 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Revitaliz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Siegl, Florian & Rießler, Michael (2015). Uneven Steps to Literacy. In H.F. Marten Heiko, M. Rießler, J. Saarikivi and R. Toivanen (Eds.), Cultural and Linguistic Minorities in the Russian Federation and the European Union: Comparative Studies on Equality and Diversity. (pp. 189-232). London: Springer.

Ziker, P. John (2002). Peoples of the Tundra: Northern Siberians in the Post-Communist Transition. Love Grove, IL: Waveband Press. 

日照與日托:屏東跟它的在地老化

現在老化海嘯即將席捲全球/全台。所以今天當縣長,你不能不知道你自己縣市轄區裡面老化的人口比例。這個道理,屏東縣長潘孟安就知道。

小潘潘他們在紀錄片裡面說屏東面臨13.65%的老年人口,有壓力做好給老人家的服務。其實看台灣鄉鎮的老化程度,屏東也不是最嚴重的。三年前的資料顯示,嘉義縣、雲林縣跟澎湖縣是最老的三縣市,也不是屏東縣(中央通訊社 2013/1/20)。屏東突出全國的,應該不是老化程度、也不是老化人口高於全國平均,而是常常被中央罰,說做得不夠多、所謂它長照「量能」(這次回台灣學到的新單字…)不夠高。審計部在2015年中給屏東下了通牒:

經屏東縣審計室查核發現,日照輔導推動與規劃設置不足,且未落實跨部門機關間業務聯繫協調,需求資訊之清查通報有欠暢通,致截至103年底止全縣僅屏東市、車城鄉、高樹鄉、萬丹鄉設有日照(日間托顧)中心計6家,受補助亦僅118人,顯示屏東縣老人服務機構配置不均,服務量能亦有偏低情形,經函請屏東縣政府檢討改善。(104/7/2 審計部公告

屏東的長期照顧

source: 衛環委員會0812 長照服務據點業務簡報

我猜可能小潘潘的對策就是上任大推「安居大社區」吧。去年底他就任一年溫馨感恩餐會裡面又溫馨了提醒了一次老年人口比例「屏東縣今年已正式進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長者人口佔總人口14﹪以上),並推估將在108年進入超高齡社會(長者佔總人口20﹪以上),這些長者每10人就有1人有失能情形,將加重所有家庭的照顧壓力。」,長照方面,新聞提到目前在屏東已經「成立超過200個照顧關懷據點、成立16處鄉鎮日托/日照中心」(指傳媒 2015/12/25

什麼叫做「日照/日托中心」?難道是屏東溫暖安居的密語嗎?剛好今天看到朋友轉貼,原住民族電視台以「推長照服務,泰武鄉日托中心啟用」為題,講屏東縣泰武鄉那邊有日間照顧中心,可以讓老人家在地終老。這個新聞標題講「日托(日間托老中心)」,通篇內容都是講「日照(日間照顧中心)」。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啊?兩個名字不一樣,到底內容有什麼不一樣勒?

日間托老中心

日間托老中心(以下簡稱日托)是一個實驗計畫,首先在屏東開始實現的野望。它目標是照顧亞健康的老人,屏東縣社會處白皮書指出,希望日托可以「結合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廣設社區型的日間照顧服務系統」(白皮書全文看這邊)。這個「社區型」像是咒語一樣的秘密就藏在長期照顧服務法裡面:

第九條
長照服務依其提供方式,區分如下:

一、居家式:到宅提供服務。

二、社區式:於社區設置一定場所及設施,提供日間照 顧、家庭托顧、臨時住宿、團體家屋、小規模多機能及 其他整合性等服務。但不包括第三款之服務。

三、機構住宿式:以受照顧者入住之方式,提供全時照 顧或夜間住宿等之服務。

四、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為家庭照顧者所提供之定點 、到宅等支持服務。

五、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服務方式。

前項服務方式,長照機構得合併提供之。 第一項第二款社區式之整合性服務,得由直轄市、縣( 市)主管機關邀集社區代表、長照服務提供者代表及專 家學者協調、審議與諮詢長照服務及其相關計畫、社區 式整合性服務區域之劃分、社區長照服務之社區人力資 源開發、收退費、人員薪資、服務項目、爭議事件協調 等相關事項;並得與第七條規定合併設立。

第十一條
社區式長照服務之項目如下:
一、身體照顧服務。
二、日常生活照顧服務。
三、臨時住宿服務。
四、餐飲及營養服務。
五、輔具服務。
六、心理支持服務。
七、醫事照護服務。
八、交通接送服務。
九、社會參與服務。 十、預防引發其他失能或加重失能之服務。 十一、其他由中央主管機關認定以社區為導向所提供與 長照有關之服務。

日托就在2014年一月於萬丹鄉正式啟動。屏東托老中心紀錄片中表示,選萬丹鄉是因為老人關懷據點萬丹鄉最普遍,比較好處理挑選哪個據點最容易輔導成功。所以托老中心,是從社區照顧關懷據點轉型而成的。

在這樣氛圍之下,原住民鄉鎮第一所部落托老中心在2015年1月啟動。第一所是在來義鄉的古樓社區,叫做「古樓松鶴園」。屏東縣表示:

104年屏東縣共有132個社區關懷據點、6個老人日托中心,托老中心的營運由社區主導,主要參與對象為健康、輕度失能長輩,各中心收費每個月兩千元至四千元不等,社區長輩經過照管員健康評估後,就能到托老中心上課,如評估後為中度、中重度失能者,則會建議長輩到日照中心接受更合適的照護方式。

萬丹鄉厦北、水泉、竹林松鶴園 (第1、2、3個)、長治鄉潭頭松鶴園(第4個)、佳冬鄉塭豐松鶴園(第5個)、來義鄉古樓松鶴園(第6個),近期除了增加照顧關懷據點,也會推動原來據點轉型成日托中心擴大服務老人,進一步達到「一鄉鎮一日托」的目標。(source: 屏東可以不一樣facebook

日間照顧中心

相較於日間托老中心(日托)照顧健康或輕度失能的長輩,日間照顧中心(日照)針對的是中度、中重度的失能者。日照是現在台灣長照的重點項目,目標是一個鄉至少就要有一個日照中心。這意義在哪?很明顯的,日照也是現在很多有野望的人投資的重點項目,因為現在開始做好在地化的日照,要是做得好,以後插旗效應,方圓幾哩的老人家生意可能就是你這家獨佔。做得好,真的一本萬利。

一鄉一日照 行政院廣告

但是做日照不容易。

相較於日托,日照的人力建物法規非常嚴格。老人福利推動聯盟整理的表格顯示,比如說,在「社區」設置日照必須要審查以下的項目(「機構」的話,那又有點不一樣):

  • 一般規定
    • 符合老人福利法56條(社會局)
    • 符合土地利用分區管制(工務局或建管單位)
    • 建物設計構造設備符合建築法規(工務局或建管單位)
    • 消防安全符合消防法規(消防局)
    • 飲用水要水質夠少(環保局)
    • 環境要衛生沒有蚊蟲(衛生局)
    • 每個人平均要有6.6平方公尺的樓板面積(社會局)
    • 每日同一服務時間要30個人以下(社會局)
  • 設施設備
    • 日照要有規定的設施–多功能室、餐廳午休寢室等(社會局)
    • 可以設獨立空間給失智症老人(社會局)
  • 人力
    • 至少要有護理人員或社工一人(社會局)
    • 照服員要符合老人服務提供者資格要件服務準則規定57條第1項第2款(社會局)
    • 護理服務要找專任或特約(衛生局)
    • 復健服務,要有專任或特約物治或職治(衛生局)

日照的這些規定,都是中央統一訂的;而日托就是地方(屏東縣政府)自己定。所以當地方政府可以依照當地狀況來訂規定,那種在地老化或許比較容易長得出來。屏東上任縣長曹啟鴻就說了,之所以拼日托,就是因為日照很難設。「屏東縣長曹啟鴻表示…「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服務在社區中健康的長輩,此外尚有亞健康或輕度失能的長輩在家,而長期照顧中心設立受限於建築法規及相關人事規定,因此屏東縣日照中心僅有三處,體系與服務輸送的資源不足。」(2014/3/17 中央通訊社

就是因為日照很難設,所以本來說要一鄉一日照,現在好像政府就改成說,一鄉嘛…either日照或日托就ok了(2015/10/24 自由時報)。但是這樣儼然改口怎麼行?講都不講清楚就為了交差改口,如果到時候被罰,會不會是實務工作者、第一線提供服務的在地單位要去背那個責任?

所以,回過頭來看今天讓我下筆寫了這篇文章的報導。它其實應該是在講「日照」,而不是「日托」。不知道是不是筆誤,還是其實新聞本身在撰寫過程中就有點模糊的地方沒有去釐清呢?

小結

屏東縣今年度預計設立11處日照中心,泰武鄉在牡丹鄉之後為原住民鄉成立的第2個日照中心,而且是目前全縣唯一由社區發展協會承接的日照中心,也是全國原住民地區第1個符合在地老化的日照中心,失能長者白天到中心接受照顧,晚上回家與家人在一起,落實在地老化的社區式照顧政策。(104/05/08 照顧者服務交流網

屏東縣泰武鄉的「武潭社區發展協會」就是這個承接屏東原住民鄉第二個日照中心的在地協會。(補充:第一個原住民鄉日照中心是在牡丹鄉)。它是屏東105年度裡面11個提供服務的日照中心裡面其中一個(服務提供單位詳細內容從這邊下載)。很期待接下來在地協會會怎麼去發展與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