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學側寫:原住民族的教育發展與延續—以烏來國中小為例

演講題目:原住民族的教育發展與延續—以烏來國中小為例

演講人:李文旗(烏來國中小校長)

我不是就讀烏來國中小的,但是從小就去那邊玩。媽媽與叔叔也曾經在那邊教書過,算是有點淵源。

在演講前王雅萍老師對李校長的簡要介紹:

海洋大學學士碩士畢業之後念師大地球科學系科學教育組博士,每天開40公里的車來烏來上班。烏來教育史上面唯一留兩任的校長。

李校長是個行程滿滿的人,不僅當校長,也在海洋技術學院兼課、在北藝大音樂系美術系演講。目前在烏來國中小已經五年,可能八月一日之後就要換學校。投影片由校長與學生encounter的故事開始。

第一個故事主要說:以前跟孩子聊天問說以後要做什麼,孩子說想在溫泉旅館刷浴室(因為他媽媽在哪邊上),或是去跳舞場跳舞。校長云:為什麼孩子未來的希望是這樣?校長自答: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沒有錢)與影響(家長都在這些場合上班),他們缺乏學習動機。

第二個故事是烏來國中小六年級畢業旅行到國體大,學生下車跑四百公尺跑道、晚上洗澡很高興可以洗熱水澡。校長解讀:原住民住的地方沒有溫泉,大部份平地人家自己拉溫泉管線,但是原住民住的部落沒有。最心酸的是只有一雙運動鞋。家庭環境不好。

綜合上面的故事,校長總結他剛到烏來看到的問題(好像也是他現在看到的問題):

  • 他們對族群認同感跟信心(學生心想:「當原住民有什麼好的?」)—學族語更不用講
  • 沒有同儕砥礪與競爭力(總共11個班,校長認為這樣沒有競爭力,從國小到國中都是這樣)
  • 沒有楷模(沒有地方人士給他們看說可以學)
  • 家庭教育功能不彰—520法則(「在學校學五天、回家兩天之後再回來學校就歸零」,因為沒有好的對象教她功課;寒暑假更慘)
  • 價值觀偏差(「我們那邊孩子或家長就覺得錢很重要,政府給原住民家庭很多補助,我去的時候他們就說要補助要補助,所以對金錢的概念很重)
  • 在地公部門資源缺乏(應該是說不願意投入學校,我說水源回饋金一年給烏來區7800萬,但是他們除了110萬烏來、40萬給福山,其他都不給)
  • 高中職中輟率較高(學費突然變貴、加上族群要融入很困難)

校長提醒,以前的校長詹正信說:「不要看孩子面前的錯,要看孩子背後的痛。」所以要問說為什麼會這樣(ex. 跟人家應對你覺得他很沒禮貌,要去想為什麼他會這樣應對,是家庭嗎?還是其他因素?)

接著校長介紹烏來國中小,每年他就設定一個目標,他看烏來國中小:「一所迷你的原住民十三年一貫多元智慧實驗學校」。烏來國中小是校園總面積0.87公頃、原住民籍學生佔86.8%(這學期的資料)。現在全校30個老師,民前4年(1908年)烏來番童教育所,所以2018才是100年校慶。校長對學校的願景是:「烏來心、泰雅情、國際觀」。看來烏來與泰雅是在烏來當校長的必備計畫願景關鍵字,重點在於他如何去理解跟安排這個願景的達成。

李校長積極問學生為什麼烏來總共原住民漢人一半一半,但是烏來國中小卻是原住民學生快九成。校長引導同學回答因為漢人會把孩子送到外面去就讀。在校長的心目中應該就是只有類一、天真活潑可愛又沒錢的原住民,以及類二、不那麼天真活潑可愛又有點錢的漢人。

國際交流部分,烏來國中小跟臺大AIESEC有合作,來烏來國中小一個半月。

多元發展部分,校長強調他用多元智慧測驗,要去發現烏來小朋友的多元智慧在哪裡。我很好奇到底用那個測驗的信度跟效度有多少。而且人那麼少,應該不需要到測驗去了解。校長他覺得學生的弱勢能力是語言(因為漢語測驗的成績不好),但是又說英語能力很好。校長後來語出驚人指出原住民孩子的英文比較好是因為泰雅語是羅馬拼音。不過羅馬拼音是近幾年的事,看來校長還不太認識泰雅族長輩與歷史。

連結資源部分,烏來跟北藝大跟故宮(「國寶總動員」)合作、歌謠傳唱去-喜來登(尤幹爸爸牽線)。他指出原住民重點學校—要研修三學分的課程。課程教學方面,母語課程(泰雅語跟排灣語)有排灣語是因為烏來有兩個警察是排灣族的,就那兩家。閱讀教育—企業合作。

未來方面,校長希望烏來可以轉型成原住民族實驗學校、不要把原住民族文化變成附屬,而是結合文化變成主要。

最後回答問題方面,校長指出孩子在家很少用族語溝通,有斷層,爸爸媽媽不會講,爺爺奶奶還會。雖然有族語課程但是還是一知半解。另外,部落電台只有倡議而已,還沒有實作。

族語課程方面,新北市規定國小只要有一個小朋友修,學校一定要開課,但國中是沒有。我記得我小時候根本沒這種東西。烏來國小是課程,而不是教學的語言。這樣其實就差很多,因為語言因該要是沉浸式的。而目前只有福山有沈浸式課程。

校長希望把課本裡面文法跟例子,應該要跟泰雅有關,比如說自然科。另外,把圖片換成烏來看得到的圖片、語法改成原住民孩子看得懂的語法。雅萍老師說總共有四年屏東縣泰武編制八位老師專門邊排灣族的國小課本,目前全部數學都編好了,用屏東泰武那邊的例子(動物、植物)。

預算方面,校長說治理烏來國中小一年、30個老師要兩千多萬。人事費最多,就是老師的薪水。當然還有設備等等都要花錢。

實驗教育方面,新北市提實驗教育。信賢種籽學校上次來開,考慮公辦民營學校,公家出人事費,課程跟用人都會受到公家約束。實驗學校有很多發展的空間。

未來思考:原住民怎麼用自主的模式來辦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