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烏來昂首回顧「終戰70年」

演講者:黃智慧老師

中研院民族研究所

小米穗董事長

1983去日本留學,1990回來

演講標題:從烏來昂首回顧「終戰70年」(抗戰勝利70年)

「以前講過一次為什麼烏來會有高砂義勇軍這樣的地景風景,今年再講一次,把主題放在終戰,而不是歷史性的事情的始末。」

4月底安倍首相在美國國會關於這件事情發言

安倍演講標題是“Toward an Alliance of Hope” 。日本雖然在二戰跟美國不是alliance的身份,但是安倍他強調共同的希望。這個「希望」的梗,是從歐巴馬之前出的書而來的”the Audacity of Hope”。(安倍的演講英文全文見

黃老師針對安倍,做了發言分析。國會演講中,安倍說他的觀點跟之前的眾總理,沒有不同。

“Post war, we started out on our path bearing in mind feelings of deep remorse over the war. Our actions brought suffering to the peoples in Asian countries. We must not avert our eyes from that. I will uphold the views expressed by the previous prime ministers in this regard.”

這是什麼意思呢?原來前面的總理,像是村山談話(1995年8月15日),說我們國家做錯政策,帶給其他國家這些損失與痛苦。小泉談話(2005年8月15日)也在呼應這個。安倍基本上就是在講他自己承襲了過去總理這樣的觀點,知道日本的錯誤,也承認日本在二戰時候因為這樣錯誤的決定帶給其他國家,尤其是亞洲國家難以言喻的痛苦與悲傷。

安倍的講話讓美國人起立鼓掌了十次手,應該就是覺得日本承認錯誤很好。但也有日裔美國人Mike Honda說沒有提慰安婦問題,根本沒有道歉,真是恥辱(本田麥克的立場見。韓國的外交部與總統也批判安倍沒有提到慰安婦問題。中國外交部採取中間立場,而前中國國務院委員唐家璇說安倍這樣實在跟以往村山講的差很多,再者,新華社表明安倍沒有道歉,只是懊悔,沒有誠意。

這麼多鄰居都發言了,那我國呢?我國外交部對這件事情沒有發言。

黃老師問:那我們外交部如果要發言,要怎麼發言?這要怎麼發言,就要從台灣的複雜性說起。

黃與高砂日本兵的相遇

  • 你叫他們義勇隊並不正確,因為高砂義勇隊是「軍屬」,不是軍人。
  • 軍屬的薪水,是正式軍人的三倍。考試不好考、日文要很流利。
  • 義勇軍正式募集八次,第八次沒有出去。
  • 她做田野,講南洋戰場上發生的事情
  • 薰(kaoru)空挺特攻隊—其中有一隊都是高砂族。全部陣亡,只有一個人前一天拉肚子沒有去,生還回來,就是magai(邱克平)的舅舅。
  • 烏來的高砂義勇軍的軍碑雕像,不是原來的樣子。是政治協商的折衷。
  • 只有高砂義勇隊被特許配戴番刀。

相關書籍

  • 高砂義勇軍
  • 理番の友(最重要的是一百二十七期)

烏來的高砂義勇隊

  • 1992年碑就在了(在那之前自己就自己有簡單做),是台中寶覺禪寺(處理漢人的高砂軍相關事情的基地)要過來。1990年前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公開,等到李登輝上台,跟他申請到經費。
  • 烏來有慰靈祭(台灣高砂義勇隊戰沒英靈紀念碑)都有留紀錄
  • 2006年烏來高砂義勇隊慰靈碑遷移式。
  • 新聞引來日本民眾小額捐款。
  • 簡福源(第八回的高砂義勇隊,有訓練,但戰爭已經結束了)跟李登輝、日本交流協會會長合影。林英鳳、周萬吉、邱克平、推動國家級人權的老先生(後來在高雄自焚,現在可以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各大報採取支持的態度。
  • 後來2/17中國時報斷章取義報高砂義勇隊掛日本國旗簡直是被日本佔領,隔天高金開記者會。隔天2/18給公文,連下三封公文,說縣政府他要自己拆(見周錫偉要高砂義勇軍紀念碑一週內拆除,點)。
  • 2/24台北縣政府拆高砂慰靈碑。
  • 黃請台灣人權促進會開記者會(記者會細節見),2006年4月6日。官司這樣一直打一直打,一直到三年過去,2009年3月26日「烏來高砂義勇隊慰靈紀念碑遭強制拆除」,勝訴。但最後結果是和解收場,地上物是紀念協會的,但是政府要打掃管理。
  • 2010年12月4日趕鴨子上架重新開幕,「誰都沒有通知就悄悄的開幕」。12月5日是縣長交接,所以因為政績因素(周錫偉下,朱立倫上)才趕在交接前快速出現。

台灣應該怎麼看「戰」後?

不是只有一場戰爭,而是戰爭同樣在發生:太平洋戰爭、中日戰爭、國共內戰。

你屬於不同的族群,位置就會不同,對「日本佔領/殖民台灣」這邊事情的看法與感受就會不同。太平洋戰爭中,敗戰的事日本、福佬、客家、原住民族。「戰後」這個議題,有處理,像是高砂義勇軍或是台中的禪寺,但是處理少。中日戰爭中,戰勝的是外省人。而國共內戰中,雖然實質上戰敗,但是沒有終戰合約,所以戰爭ing好像一直在那邊,沒有結束。

所以,對不同族群來講,勝或敗不一樣;每個族群也有差異的歷史觀。但是因為外省人的歷史觀,還籠罩在統整歷史教育上面,所以有時候家裡面聽到感受到的歷史,跟學校課本裡面不一樣。這樣的籠罩到現在還在繼續,比方說,之前馬英九的課綱微調委員裡面:九個外省人、一個客家人。這樣會有什麼影響?

黃老師表示,這樣子一個族群的史觀籠罩住其他族群的,就是忽視了不同族群體會歷史的不一樣位置。台灣的戰後,對外省族群是要處理「交戰關係」,但是福佬、客家、原住民族要處理的事「殖民關係」。現在常常看到的媒體或是官員跳針,把「交戰關係」跟「殖民關係」搞混就是因為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族群位置,搶著為其他人發言。外省族群經驗的「交戰」(反日),但是其他族群體驗的卻是「殖民」(看似親日但是很複雜)。現在中華民國是國共內戰的框架來看,沒有處理「殖民」部分的議題。

那怎麼處理戰後?台灣多沒有去想,因為還是在國共戰爭沒有結束的迴圈裡面。看美國或韓國,可以看到國家出錢處理戰後的情緒跟和解。報紙會把美國怎麼看日本,日本怎麼看美國,兩方的觀點放出來在博物館,讓大家去思考。ex. 韓國戰爭紀念館、日本靖國神社。

黃老師跟吳正男先生(現在住橫濱)一起去靖國神社,吳曾經被帶到西伯利雅被虐待四年。日本政府賠償,同袍拿到賠償自己給台灣的老人家,因為日本政府因為國籍關係沒有賠償到非日本的國民。

黃老師表示,日本做過的戰後和解措施:千鳥淵無名戰歿者墓園:亞洲各地的查不到的戰歿人。東京空襲慰靈堂(美國空襲,日本東京死了七萬六千餘人平民)。台灣有古寧頭戰史館、八二三戰史館;西門町國共戰爭國軍英雄館…都是從國民黨外省人角度去設置。

高砂義勇軍為什麼在太平洋戰爭受到景仰

就像是日本二戰軍事專家加藤原彰研究指出:大東亞戰爭中,死了230萬人,其中一半是餓死的。所以日方當時輕視補給後勤的重要。由於高砂義勇隊生存技能高超、游擊戰技能強,帶食物回去給日軍隊友吃,有時候甚至偷襲、捨命背米回去給日軍。

原住民族與戰爭文化

原住民自己的戰爭文化很強,每個部落都要為自己的生存負責,各族都有出草習慣,也都有戰爭後的和解。

原住民族沒有殲滅戰(cp 北美),出草砍幾個頭,或許為了部落爭議、或是顯現英勇、或是儀式,但回去很快和解了。日本民族也有自己的和解文化。二次大戰各國動員異民族參戰:美國動用二代日裔美人(442聯隊)、法國動用阿爾及利亞與越南、英國動用印度、紐西蘭、澳洲。

黃老師回應同學問題

回答台灣政府應該怎麼辦

(黃)馬英九承襲蔣經國的歷史觀,跳過了二十年,看不到其他族群的戰爭經驗與歷史,安倍說我們不能把自己的眼光從歷史裡面移開。我們目前的官方看不到這跳過的二十年。該怎麼做?公平的鼓勵大家紀念國共內戰以外的戰爭(讓民間自己去茁壯發展),也就是公平的紀念太平洋戰爭、公平的紀念其他的戰爭。可能觀點不相容,但是可以互補共生,以後共榮。「你在中國受的苦難跟我在台灣受的苦難,都是苦難。」

(雅萍老師)「大江大海」這樣的史觀,跟其他的史觀,比如說綠的海平線、灣生的苦難、高砂義勇軍等,這些不同的觀點需要看見、對話。這是史觀的戰爭。

黃老師作結,台灣有一點像生態敏感區,各自有各自奇異的獨特,最好要避免擾動,這樣一來,他才可能自己去形成全世界都看不到的奇花異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