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癌」?

火影忍者的芬蘭文評論

在芬蘭待了一陣子之後,常常有的感嘆就是中文的程度變差了,常常不由自主需要用很多有的沒的字去解釋想要解釋的現象(比如說上次我脫口而出讓家人滿臉疑惑的「要來的星期二」= the coming Tuesday; 又,前幾天我想要在日記上面寫著每天早上太陽九點才出來,所以「很難起床」= difficult to wake up)。

今天看新聞剛好看到這則「語言癌」報導,很有意思。我得承認我其實常常聽到記者或服務生濫用「…的部分」或是「…的動作」也會覺得不太順耳,不過看了朱家安的精要解釋(有興趣下面有連結)就可以大體初步了解這個語言癌狀況。

最後在「語言癌是一個誤診的動作」文章裡面提到台灣中文西化,真是深得我心,尤其是跟芬蘭文對照之後,真是醍醐灌頂。跟大家分享:

「社會語言學者胥嘉陵(1994)年所做的「臺灣中文英語化」(Englishnization)中,列舉了受英語翻譯影響,而出現的文法現像,諸如「濫用『當』(when)作為連接詞」(傳統中文會簡潔地用「…時」)、「濫用『被』書寫被動句」(傳統中文不習慣用被動句)、「第三人稱代名詞分化」(各種女字旁、神字旁、牛字旁的代名詞出現)、「『的』前面有很長的修飾詞」(受關係子句影響),顯然,這些都不在《聯合報》的專題討論範疇內,也就是不是語言癌的徵兆。」

關於前因後果可以看這則連結:
「一些人的語言癌,另一些人的腦癌」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522

朱家安針對語言癌現象的剖析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9144206.shtml

「語言癌是一個誤診的動作」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52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