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文– 馬鈴薯發音法

IMG_8412哥本哈根宿舍學生餐廳的餐點,每天都不同菜色:咖哩、炒麵、肉丸、西班牙甜椒冷湯、豆子湯等等。每次都有一大塊麵包提供給大家。

講到麵包,丹麥文是 brød. 它的發音用很多喉嚨的聲音,簡直就跟泰雅語的一(qutux)一樣。丹麥文發音很詭異,不僅是同樣是講北日耳曼語系的挪威瑞典語的人這麼認為(看講瑞典語的芬蘭人 André Wickström分享,大概在6:55的地方),丹麥人有時候自己都不太清楚 (看 Danish language)。

how to prounce any danish word

丹麥文學習— 如何發音圖解! (source: Københavns Sprogcenter)

在丹麥待很久的英國朋友看我想要發 brød 的音,但是很卡,就傳授我秘訣:先想英文的 broad,然後把o改唸成ø(就是芬蘭文的 ö 的發音),把 a 改念像是蘇格蘭發音圓圓的,最後d不是strong d,而是soft d. 就這樣 voilà!! 這就是丹麥文 brød 。

 

阿爾塔

  • 商店時間

一到五依照正常營業時間,小一點的地方週六四點關,百貨公司八點關;週六店可能不開門,可能簡短營業時間;而週日聽說店都不開的。有些地方從星期五開始就營業時間開始變短,比如說阿爾塔的公立圖書館一到四是8:15到晚上八點,週五是8:15到下午六點,而週六是11點到下午三點。

  • 一日遊 Day Trip ❤
  1. 阿爾塔博物館、岩壁世界遺產與健走 — 坐140 公車去(記得換現金,就這台公車要換現金的樣子)
  2. 登山健走
  • 週末有藍調音樂會(六月八到十日),雖然要買票,但是只要到附近坐著,就可以聽到美妙的音樂~無價~

 

 

來自義大利的羅沙哥

羅沙是個中年的義大利人,約180公分的身高跟有點風霜但不減倜儻的笑容。因為看起來約40出頭,就叫他羅沙哥吧。

最具特色的是他有媲美獅子王裡面刀疤的翹鬍子,他也有健康黝黑的地中海膚色。他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高級中學附屬國小教書,學生從7歲到18歲都有。今天有機會認識他、也順便跟他閒聊一下,講到我們各自學習芬蘭文,以及與人互動的經歷。

學習芬蘭文是每個外國人心中永遠糾結的一塊,這個是赫爾辛基大學旁邊Qulma湯廚房老闆認為最有用的芬蘭文,他在最近出了的書中講他自己在芬蘭的驚艷

我在芬蘭文上下過五年功夫在課外時間學習,在前年也拿到中級語言證書,算是粗淺知道這個語言的特色跟學習的困難。羅沙哥更強,在義大利時就主修芬蘭文四年,之後很自然就到芬蘭工作。他說要把這個語言練到可以講、與人對話,可能一年時間。之後就可以用與人互動的方式,邊說邊練、邊犯錯邊學。

羅沙哥有南歐人很常見那種直抒胸臆的個性,想到什麼講什麼,毫不猶豫或造作。他直言,芬蘭這個民族是他見過唯一自信心低到無法用自己語言回話的—無論你芬蘭文多好,只要芬蘭人看到你不是白人,他們就自動轉成英文跟你對話。他對芬蘭人看膚色講話這件事情很不以為然,他認為芬蘭人就是看到他的膚色,就幫他決定了他沒有使用芬蘭語的能力。

fnm-finnish-language

「芬蘭人的夢靨」是芬蘭的平面設計師Karoliina Korhonen做的創作。主要描繪芬式禮節跟習俗、甚至是一些芬蘭的刻板印象。(Source: 5th Wave Brands)

我覺得他跟我大相徑庭的解讀芬蘭人看人轉語言這件事很妙。因為從我的觀點,我頂多看成芬蘭人要效率,你反應太慢,有能力的芬蘭人就用措手不及的速度直接轉英文。有時候真的很緊張,怕他們會突然轉,這樣我就沒辦法練習。

羅沙哥聽我這麼說,用堅定的眼神看著說:「他們沒有自信用自己的語言,是他們的問題,完全不是妳的問題!」他說他就是這樣,當芬蘭人轉的時候,他就繼續講芬蘭文,直到芬蘭人自己覺得怪怪不好意思,就願意轉英文。

羅沙哥的觀點是,在什麼國家,就用這個語言跟人交流對話,這是天經地義。就像是你不跟魚跑步,你跟魚游泳;你不跟鳥游泳,你跟鳥飛翔。一樣的道理。

芬蘭的核能狀況

慚愧!一直不是很了解核能,希望可以透過書寫,來整理到底台灣x芬蘭,這兩個國家目前核能的一個比較性的理解。

可以確定的是,芬蘭高度仰賴核能,甚至比台灣還要仰賴核能。芬蘭全國電力的三成倚賴核能發電。

根據中電的統計,芬蘭四個核反應堆供應了34.6%的電力。這樣的數目字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其實不是很高,畢竟像是比利時七個核反應堆供應了47.5%的電力、法國58個核反應堆供應了76.9%的電力、匈牙利四個核反應堆供應了53.6%的電力、瑞典10個核反應堆供應了41.5%的電力。亞洲國家相較之下倚賴核能發電程度其實是低的,比如說台灣六個核反應堆,但是供電佔整體供電比例只有18.9%。

芬蘭一共有四個核反應爐在運轉,如下圖所示,兩個是蓋在緊鄰俄國的名叫 Loviisa的小鎮,距離首都赫爾辛基約90公里,這兩個反應爐分別是在1977年以及1980年開始運轉。如果用台灣的狀況來理解,可能有點像「核一」跟「核二」;另兩個是位在名叫 Olkiluoto的芬蘭西部小島上(所以有點像「核三」跟「核四」囉?),是在芬蘭古都土庫(Turku)北邊約120公里處。

這個位於 Loviisa 的芬蘭版核一與核二,是屬於壓水式反應爐。台灣的核三廠反應爐一號機與二號機都屬於壓水式反應爐。壓水式反應爐是屬於非常常見的反應爐,根據科技部的科學Online的「核反應爐分類」指出:

目前全世界核電廠、核潛艇和核動力航空母艦等使用的反應爐中均以壓水堆為主,截至2000年底,全世界有258座運行中的反應爐,佔總數的64.6%。

來源:台電的核能看透透 Nuclear Energy

壓水式反應爐(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 簡稱 PWR)是常見的核子反應爐。

位於 Olkiluoto 的芬蘭版核三與核四,則是屬於沸水式反應爐。台灣核一與核二廠的一號機與二號機都是屬於沸水式反應爐。根據科技部的科學Online的「核反應爐分類」指出:

沸水反應爐是第二常見的核能發電反應爐型式,在五十年代中期由愛德荷國家實驗室(Idaho National Laboratory)與通用電氣公司共同研發成功。現在主要製造廠商是專門設計與建造這類反應爐的奇異日立核能(GE Hitachi Nuclear Energy)。

來源:台電的核能看透透 Nuclear Energy

沸水式反應爐(boiling water reactor, BWR)

芬蘭的Olkiluoto核三廠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是在1986年車諾堡核災之後蓋的。芬蘭是在車諾堡之後,西方國家中第一個有膽子給核電廠建築許可的國家。但他面對很多問題,尤其是法國核能集團公司Areva簽約該在2009年蓋完機組,但幾番改口,現在變成2018才能蓋完;估價也連翻數倍,從一開始信誓旦旦說30憶歐元就可以、現在到85億歐元。(source: Areva Says Finnish Nuclear Reactor Ready in 2018)

The OL3 plant in Eurajoki is being built by the French nuclear company Areva and was supposed to be ready in five years (2004–2009), being a calling card for nuclear industry’s second coming globally. However, the project has faced serious problems in planning, construction and safety automation. The project is delayed over nine years at the moment.(source: Deckert Distribution: Return of the Atom/ Atomin paluu)

芬蘭的兩位導演Mika Taanila 跟 Jussi Eerola以紀錄片 “Return of the Atom” 呈現位在Eurajoki核三廠帶給平靜小鎮的壓力、躁動跟波瀾。請看這個紀錄片的預告

芬蘭目前正在籌建的核五是蓋在波羅的海沿岸的Pyhäjoki自治市、Hanhikivi半島之上。這個核五建造過程中有引起民眾抗議,比如說去年春天的 ANTINUCLEAR RESISTANCE IN PYHÄJOKI, FINLAND – JOIN THE STRUGGLE! 抗爭。去年五月一開始引發爭議是Fennovoima公司在沒有取得居民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在Pyhäjoki沿岸砍樹堅壁清野、準備蓋核電廠。環保團體指出Fennovoima在合法建照還沒下來的情況下就開始砍樹預備建廠、這樣危害稀有鳥類跟其他動物的棲地。抗議的環團指出這個沿岸是很多當地居民小木屋跟遊憩的地方,現在Fennovoima可能甚至蓋圍牆把這些人的基本權利剝奪。

nuclear-protest-2016

2016年6月29日的街頭遊行抗議核五電廠的設置(「Fennovoima懸崖勒馬:一起救救Pyhäjoki」). Source: Stop Fennovoima! Anti-nuclear protest camp

這個很有意思,因為根據報導,其實一開始的爭議並不是核能安全或核廢料的安置處理,而是對當地自然環境的影響。事情發展到今年,根據 Stop Fennovoima 網站指出,民眾對核電廠的抗議已經擴展到核廢料議題,以及對核能的不信任。

芬蘭是單一制政府嗎?

芬蘭的政體屬於單一制,跟台灣一樣。政治學的文獻裡面常常講得很模糊,因為地方政府有一定的自治權力,所以有點像聯邦國。不過總而言之,現在至少多數都同意台灣是『均權制的單一國』。

到底什麼叫做單一制呢?

「單一制」:In a unitary state, the central or national government has complete authority over all other political divisions or administrative units. For example, the Republic of France is a unitary state in which the French national government in Paris has total authority over several provinces, known as departments, which are the subordinate administrative components of the nation-state. The local governments of a unitary state carry out the directive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but they do not act independently. (source: Annenberg Classroom)

單一制的相反是「複合制」(或是「邦聯/聯邦制」,當然邦聯跟聯邦不一樣,但是今天主要講單一所以這個細節下次再說),For example, in contrast to the unitary state of France, Germany is a federal republic, which means that the national or federal government in Berlin shares political authority with the governments of several Lander, or political units within the nation-state. However,as in all federal states, including Australia, Ind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e central or national government of Germany is supreme within the sphere of authority granted to it through the constitution. (source: Annenberg Classroom)

800px-Map_of_unitary_and_federal_states.svg

藍色為單一制(unitary)國家,綠色為複合制–聯邦或邦聯 (federations) 來源 By Lokal_Profil, CC BY-SA 2.5,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744912

單一制或是聯邦制也好,跟民主不民主是兩回事。像是採取單一制的法國跟採取聯邦制的德國,兩個都是憲政民主國家;反觀採取單一制的阿爾及利亞、史瓦濟蘭、利比亞等,都是非民主國家,而蘇丹就是不民主的聯邦制代表 (source: Annenberg Classroom)。

Finland EN web

芬蘭是單一制國家,由市(municipality, Kunta in Finnish) 以及區 (region, maakunta in Finnish)所組成 (source: Council of European Municipalities and Regions)

如果我今天住在赫爾辛基的Kamppi百貨公司附近為例,我住的區(maakunta)會叫做Uusimaa,而市(Kunta)就會叫做Helsinki;如果我今天住在聖誕老人村,那我住的區就會是Lappi,我的市則是Rovaniemi。

芬蘭的Maakunta分區就是實線,kunta就是裡面的虛線。比如說一整個北部Lappi區下面有很多個市。台灣的話比較繁複(到底為什麼那麼小的國家還在堅持複雜到不行的制度是要折磨誰?),複雜到你就算讀政治系大概也不一定會對這種東西倒背如流

全國目前有6直轄市、13縣、3市;下轄170區(含6個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及3市的12區)、鄉(鎮、市)共198個(146鄉、38鎮及14縣轄市)。(source: 內政部民政司

所以在上圖而言,台灣地圖分區上的實線就是那個「6直轄市、13縣、3市」,而虛線就是170區跟198鄉鎮市。(說實在為什麼還會有這種台東縣裡面有台東市、花蓮縣裡面有花蓮市這種設計?除了在國家考試當陷阱以外,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功能吧…?)

總而言之,芬蘭屬於單一制政府,意思就是中央政府擁有最高統治權,地方政府必須配合中央政府行事,要做什麼也要得到中央政府的授權與許可

Sipilä government 嬉皮拉政府

Sipilä government

Sipilä’s government (appointed in 2015)

2015年5月29日,嬉皮拉為首的74屆芬蘭政府上台。嬉皮拉的政府是由中央黨、真芬蘭人黨跟國聯黨共同組閣,政府裡總共包含14個機關首長:

  • Juha Sipilä:總理。
    • 中央黨黨主席、理學碩士(科學)
    • 1961年4月25出生於Veteli (現居Kempele)
    • 第二外語:英文
  • Timo Soini:外交部長
    • 真芬蘭人黨黨主席、理學碩士(社會科學)
    • 1962年5月30出生於Rauma (現居Espoo)
    • 第二外語:英文與瑞典文
  • Kai Mykkänen:外貿與發展部部長
    • 國聯黨
    • 理學碩士(社會科學)、經濟學家
    • 1979年7月31出生於Espoo, 現居Espoo
    • 第二外語:英文、俄文跟瑞典文
  • Jari Lindström:法務與勞動部部長
    • 真芬蘭人黨
    • 1965.6.28生於Kuusankoski, 現居Kouvola
    • 第二外語:英文
  • Paula Risikko:內政部長
    • 國聯黨
    • 博士學位(健康照顧)
    • 1960.6.4出生於Ylihärmä, 現居Seinäjoki
    • 芬蘭語、英語、瑞典語
  • Jussi Niinistö:國防部長
    • 真芬蘭人黨
    • 哲學博士
    • 1970.10.27出生於Helsinki,現居Helsinki
  • Petteri Orpo:財政部長
    • 國聯黨
    • 社會科學碩士
    • 1969.11.3出生於Köyliö,現居Turku
    • 芬蘭語、英語
  • Anu Vehviläinen:地方政府與公共改革部長
    • 中央黨
    • 藝術碩士
    • 英文與瑞典文
  • Sanni Grahn-Laasonen:教育與文化部長
    • 社會科學碩士
    • 1983.5.4出生於Forssa
  • Kimmo Tiilikainen:農業與環境部長
    • 中央黨
    • 科學碩士
    • 1966.8.17生於Ruokolahti現居Ruokolahti
  • Anne Berner:交通與通訊部長
    • 科學碩士
    • 1964.1.16出生於Helsinki, 現居Espoo
    • 德文、法文、英文、芬蘭文、瑞典文
  • Olli Rehn:經濟部長
    • 中央黨
    • 哲學博士
    • 德文、法文、英文、芬蘭文、瑞典文
  • Hanna Mäntylä:衛生福利部長 (2016.8.16的新聞顯示新的部長會是Pirkko Mattila)
    • 真芬蘭人黨
    • 護士出身,在拉普蘭大學主修社工碩士
    • 1974.9.19出身於Lahti, 現居Tornio
    • 英文
    • 主要負責健康保險、失業保險、老人年金、意外保險、醫療相關、失能保險
  • Juha Rehula:家庭與社服部長
    • 1963.6.3出身於Hollola,現居Hollola
    • 主要負責社會福利服務(兒童福利、失能照護、老人照護、上癮者的矯正戒治)、預防性社會政策、健康醫療服務、精神健康、復健、健康促進、環境健康、職業健康等。

芬蘭公共管理院 (HAUS)

HAUS logo

HAUS (芬蘭公共管理局)

芬蘭的公共管理院是專門訓練文官(/公務員)技能提升的地方。

它本身是國有的公司,而且要定期交報告給財務部。芬蘭的公務員或是政府部門有需要提升的話,也可以使用這個公共管理院的資源。

四十年來,HAUS從1971年的訓練中心(芬蘭文Valtion koulutuskeskus,性質有點類似台大新體旁邊的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公務人力發展中心),到1987年變成人力訓練與具有財政部功能的行政發展局(Administrative Development Agency),1995芬蘭入歐盟那年HAUS這個名稱正式出現、變成國有企業的形式。2002年正式成立為有限公司,更在2010年變成”in-house actor” (查不到有關的資訊,要問一下。)

HAUS也在積極的國際連結與合作,尤其透過歐盟的Twinning計劃。台灣也跟HAUS有公務人員訓練的合作計畫。

芬蘭原住民的民族教育

你有沒有想過芬蘭的原住民民族教育是如何進行呢?是不是有特殊的學校,來實施?有促進升學的措施(如,族語認證後,升學可以加分25%之類)?

這個民族教育要分階段來看。第一、小學階段,原住民薩米族跟芬蘭小朋友混在一起在同一個小學上課,這跟講芬蘭語跟講瑞典語小朋友有各自的學校去上課,是很大的差別。講薩米語的小孩大部份上薩米的課,芬蘭小孩在另外的課堂上芬蘭語的課。但是遺憾的是下了課之後,仍然是芬蘭語的環境(source: The Finnish school system – A Taboo issue in Sámi language revitalization)。中學階段,在薩米的原鄉有職校–薩米教育學院–可供選擇,他們提供課程如下:

  • 手工藝系 — 分三組:寶石雕刻與處理、軟性物件的薩米手工藝(像是皮雕)、硬性物件的薩米手工藝(像是木雕)
  • 自然與環境系–包含自然研究組跟馴鹿養殖組
  • 餐旅管理系
  • 商業資訊科技系
  • 旅遊系
  • 社會與醫療照顧系–老人照顧組跟一般護理組
  • 高等教育系(銜接大學或科大的)
  • 媒體研究系
  • 薩米語言學程
  • 野外導覽學程

大部分課程都採取遠距教學,因為芬蘭幅員廣大、而且學生可能有其他事情要忙無法抽身的關係。上的課程也都會錄音放在教學平台上,事後補課也很方便。這個職校全部的經費都來自教育部,主要做當地人才訓用一條鞭,所有的科系都規定學生跟部落的小型產業做實習。另外,因為政策規定在芬蘭原鄉裡面,原住民有文化語言的自決權,所以族語老師、地方族語電台開缺很多,都是月薪制,很穩定,所以不太會有找不到工作的情形。

大學階段,在北邊最大的Oulu大學有Giellagas Institute ,是在人文學院裡面,但是經費直接來自教育部。他們主要經營兩個系:薩米語言學系以及薩米文化學系,語言學的學生要精通薩米語(北薩米語或是Inari薩米語),因為系上課程都以薩米語進行;文化學系的學生是主要用芬蘭語上課,但是薩米以及英文也會用到。

但是,芬蘭的民族教育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一帆風順。Rauna Rahko-Ravantti 是在都市中長大的原住民,幸虧媽媽堅持跟她講薩米語,到今天她可以用薩米語無礙的溝通。她即將在拉普蘭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博士論文中她專研薩米民族教育在芬蘭體制下的發展。她研究中發現薩米民族教育地位在芬蘭的學校體制中角色很弱,教學是否發展的起來很大程度要看老師自己個人的自覺。Rauna的論文也指出薩米民族教育的自決權必須增強,尤其是在地方的層級。最糟的情況是學生只得到薩米作為一種『語言』的教學,能不能也學薩米文化、手工藝、音樂傳統、馴鹿經濟以及漁獵等,要倚靠各地教師自己的良知。

rauna-rahko-ravanti

Rauna Rahko-Ravantti (source: YLE)

阿基師-健康果香烤肉醬

阿基師原影片 醬料心得-簡易自製健康烤肉醬

食材 Ingredients

  1. 橄欖油 olive oil   1 t
  2. 麵粉 flour  2 t
  3. 柚子皮/檸檬皮  Pomelo skin / Lemon skin
  4. 蘋果 apple 3t
  5. 番茄  tomato 3t
  6. 薑 ginger
  7. 九層塔 Thai basil  1t
  8. 麻油 sesame oil
  9. 醬油 soy sauce 3t
  10. 果糖/蜂蜜  fruit sugar/honey 3t
  11. 辣椒粉

做法 Method

  1. 熱鍋,加一大匙橄欖油,接著加兩大匙麵粉,或著油炒一下。阿基師建議用打蛋器攪拌省時又均勻。
  2. 炒到有香氣跑出來,以水與麵粉9:1比例,加18大匙的水
  3. 用打蛋器攪,水像是麵糊一下攪拌,讓整個麵粉糊變稠,旁邊起泡就可以關火。
  4. 麵粉糊倒進果汁機,加蘋果丁3大匙、番茄丁3大匙、九層塔葉子1大匙、柚子/檸檬皮1小匙、炒香的白芝麻1大匙、薑2片、醬油3大匙、果糖/蜂蜜3大匙(如果喜歡辣,可以加辣椒粉)。
  5. 打到顆粒狀沒有,就可以了

 

在芬蘭野外宿營-準備篇

野外宿營聽起來就是台灣暑期營隊常常有的活動,我從小也參加過幾次,印象非常模糊,不太記得自己實際搭帳篷的體驗。最近的一次是跟家人組織的爬山團去屏東,在view超好的海邊合力搭四人帳。

芬蘭露營很風行、也幾乎處處可露營,五年來住這邊卻從來沒有機會嘗試看看。很興奮總算要自己出去露營、體驗一下野外宿營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而且芬蘭真的是主打自然與野外的地方,來芬蘭卻沒有接近自然,真的像是入寶山空手歸。

來自台灣的朋友都知道台灣毒蛇很多,能咬一口就致死的六大毒蛇更是要小心。以前小時候住在烏來,常常聽到龜殼花在公共停車場出沒咬死人的事件,實在記憶猶新。反觀芬蘭的毒蛇只有一種,而且毒性不怎麼強。

Finland’s only poisonous snake is the Adder, or Common Viper, but it is really only dangerous to small children, old, weak, or sick people, or those with an allergic reaction to viper venom. The last known death to have been attributed to a bite from a Common Viper in Finland was in 1984, nonetheless, anyone who is bitten by one should seek medical assistance immediately. (Source: discovering Finland, Finnish wildlife)

為了以防萬一我就是那麼帶賽被它咬到,我特別去附近藥局買了一盒抗蛇毒錠,裡面共三顆藥錠,一被咬到就要馬上吃,吃下的半小時內避免大量喝水。

“kyy”是毒蛇龍紋蝰;hydrocortisone就是主要成分


2014的芬蘭新聞說芬蘭東部的被蛇咬傷患者多,裡面還附贈芬蘭毒蛇龍紋蝰照片一張,有興趣可以點YLE news: Eastern Finland is this year’s snakebite hotspot. 巧的是,平常被咬傷最多的個案卻是我要去露營的西南沿岸群島區。

芬蘭地圖以及上灰影的沿岸群島區


因為臨時決定要去宿營的關係,我在出發當日的早上才買了心儀已久的帳篷:Frilufts的輕量兩人帳,總價250歐元,規格如下:

  • 隧道式的設計
  • 總重量3530公克
  • 收納尺寸:長寬50*20公分
  • 帳篷內部高度:100公分
  • 外帳:耐水壓3000
  • 底部:耐水壓5000
  • 鋁合金營柱

希望這樣的規格可以讓我們的宿營快樂又順遂。另外,我也買了同牌子可充氣的地墊。這樣加上家裡本來就有的睡袋,應該最基本的裝備也勉強有了吧。

從防水袋中拿出的可充氣式睡墊,希望它夠厚


左邊是鋁合金的雙人帳,右邊是可充氣式地墊


當然出外露營我也不免俗帶了曼秀雷敦跟防蚊液,希望蚊蟲不要太多才好。食物的話一些蔬果等等抵達土庫之後再買,因為聽說要去的奧蘭食物跟蘭嶼一樣貴。